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秀莎网
第四节 释放伤俘的斗争和军事停战谈判


  1954年4月26日,由中、苏、美、英、法和朝鲜(包括南朝鲜)、越南(包括越南伪政权)、老挝、柬埔寨等23个国家的代表参加讨论朝鲜和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会议开幕。会议在讨论朝鲜问题上未能达成协议,接着讨论印度支那问题。5月8日,即奠边府战役胜利结束的次日,正是日内瓦会议讨论印度支那问题的开始。奠边府决战的胜利,为日内瓦会议达成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协议铺平了道路。
  日内瓦会议讨论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开始后,首先围绕释放法军伤俘的问题,在会上展开了一场斗争。由于越南代表团没有电台与国内联系,有关释放伤俘问题的情况,由中国政府代表团团长周恩来电询韦国清。军事顾问团遵照周恩来的指示,协助越南人民军做好释放伤俘的工作,配合了在日内瓦会议上的斗争。
  日内瓦会议讨论印度支那问题一开始,法方就在撤退伤兵问题上大做文章,歪曲事实,污蔑攻击越方。越南政府代表团团长范文同在发言中驳斥了法方的污蔑,同时声明,准许法方运走其在奠边府的重伤俘。随之,越南人民军总部发表声明,要求河内法军总指挥部派代表前来奠边府,商谈运走其重伤俘的具体办法。5月13日,法军总指挥部派出以菲亚教授为首的代表团抵达奠边府,与越方商谈并达成了协议:因机场难以修复,法方以直升机与小型运输机运送伤俘。在此期间,法方保证在奠边府周围一公里及从奠边府经巡教沿41号公路至山罗一线停止飞机轰炸活动。次日,协议经双方指挥部批准生效,第一批重伤俘即运抵河内。两日后,法方又无理推翻协议,于5月16日改派以嘉密斯少校为首的代表团飞至奠边府向越方提出新建议,要求修复机场,以容许大型运输机运送伤员,并改变法军飞机停止在41号公路轰炸活动的条款。法方还单方面停运伤员和恢复飞机在41号公路一线飞行活动。
  5月13日,周恩来致电韦国清,指出:“西方国家正利用奠边府伤员问题,责难苏联。进步人士和友方希望能及时得到有关奠边府敌方伤兵处理情况的材料。因此,关于释放敌方重伤员的双方商议倩况和释放、转运的具体进展情况,请能随时电告,以便转交范文同和苏联代表团,据以进行宣传,粉碎敌人之阴谋。”此后,法方又攻击越方只释放外籍伤员,不释放越籍伤员,搞“民族歧视”。周恩来于5月15日再次致电韦国清,询问第一批释放的540名重伤员中有无越伪军伤员。如果此批没有,第二批释放名单中应包括越伪军伤员,并予以公布。
  韦国清接周恩来电示后,即与人民军领导人研究处理释放伤俘的工作。越方确定:(1)成立释放伤俘委员会,由总政治局副主任陈良负责,以加强对这一工作的领导;(2)加强对外宣传,揭露法方破坏已达成之协议的行为,并发表法军伤俘反对法方延调运走伤兵的谈话;(3)研究答复法军总指挥部的新建议,准备有条件地接受其大部分条款,以争取舆论之同情;(4)适当时机释放14名法军被俘军医。韦国清还建议越方在第二批释俘名单中加上部分越伪军伤俘。韦国清将上述措施、释放情况和人民军总部揭露法方破坏运送伤俘协议的声明内容等详细报告了周恩来。上述措施的实施,揭露了法方背信弃义的行为和以伤俘问题为借口,破坏日内瓦谈判的阴谋。此后,每日释放伤俘的进展情况,韦国清均及时电告周恩来。至5月26日,释放伤俘工作结束,共释放重伤俘858名。
  1954年6月,坚持殖民战争的法国拉尼埃政府垮台,盂戴斯—弗朗斯政府执政,采取了比较现实的态度,日内瓦会议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谈判有了进展。6月上旬,越南劳动党中央决定由文进勇(总参谋长)、黎光道(总政治局副主任)、双豪(308师政治委员)组成军事代表团,准备参加越法双方在越南境内举行的军事谈判。这是日内瓦会议军事停战谈判的一个组成部分,主要商谈实施停火,双方军队集中、转移,遣返战俘以及为协商解决停火实施中遇到的情况而成立越法双方联合委员会等问题。越南劳动党中央要求中共中央派参加过朝鲜停战谈判的代表协助他们进行谈判斗争。中共中央决定派解方为谈判顾问,率谈判顾问组赴越帮助工作,受军事顾问团领导。谈判顾问组于7月10日抵达人民军总部和顾问团驻地。
  7月3日至5日,周恩来与胡志明在广西柳州举行会谈,着重商谈越南停战临时军事分界线的划线问题。范文同、武元甲与韦国清、罗贵波、解方等均参加了会谈。经过商谈,对南北划线问题取得了一致意见。这就为日内瓦会议军事停战谈判中关键性问题的解决作好了准备。
  7月4日,越法双方的军事谈判在越南中野正式举行。解方在了解情况的基础上、对实施停火、军队集中和转移、遣返战俘及成立联合委员会等问题,向越方提了一些建议,帮助越方恰当地与法方周旋。越方在7月9日的谈判中,向法方提出应当讨论六个有关停火的问题,其中包括双方一切军队同时就地停火和在犬牙交错的情况下双方部队如何集中与转移等问题。这些问题事先未经劳动党中央或总军委讨论,人民军总部亦未对这些问题作出计划和准备,这就易使自己陷于被动。解方在了解此情况后,立即向越方建议,在与法方讨论上述问题时,多试探法方意图,多让其发表意见,我则多作保留,对未经研究的问题,发言不过于具体和肯定,以争取时间,做好准备,尔后提出正式方案。同时建议人民军总部迅速制订停火的内部计划。在实施停火问题上,应慎重、警惕、妥慎计划,免遭对方袭击。对如何保证人民军驻南部和高棉的部队安全集中与撤退,也提出了具体建议。这样就使越方在谈判中处于主动,避免了被动。在遣返战俘和成立联合委员会的问题上,解方向越方提出了系统的建议,并在遣返战俘和被拘平民的过程中,协助越方同法方进行了多次斗争,揭露吴庭艳大批扣留越方战俘和“政治犯”的阴谋,力争向对方多要回一些战争期间被敌逮捕关押的越方党政干部和爱国人士。
  以军事停战为重要内容的日内瓦谈判于7月中旬达成协议。7月20日,日内瓦会议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协议签字。次日,会议公布了《政治宣言》和《印度支那停战协定》。按照这个协定,将在越南、老挝、柬埔寨停止敌对行动,在印度支那全境实现停火。法国政府将尊重越南、老挝、柬埔寨的独立、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从印度支那三国撤退其军队。协定禁止外国军队和军事人员以及各种武器弹药进入越南。22日,越法双方下令停火。历时八年多的越南抗法战争胜利结束,印度支那和平得到恢复。
  停战后,谈判顾问组继续协助越方在双方部队集结与撤退、遣返战俘与被拘平民等问题上,与法方进行谈判斗争,直至上述活动基本结束后撤离回国。

  ------------------
  亦凡公益图书馆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秀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