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秀莎网
第三节 抗法战争决定性的一战——奠边府战役



  一、攻击奠边府的军事准备

  1953年12月,越南人民军对奠边府形成包围后,便进行攻击准备。而进攻类似奠边府的集团据点群的军事准备,却早就开始了。其经过可追溯到1952年冬。西北战役后期,法军在那产集中十个营,形成集团据点群,人民军攻击未果,部队伤亡较大。这一事实使军事顾问团认识到,人民军的战斗力尚无法攻克敌坚固设防的集团据点群,而法军今后可能利用其空军优势,屡以集团据点群来对付人民军的进攻。因此,必须研究解决攻打集团据点群的办法。军事顾问团认为,在对村法军集团据点群的问题上,人民军的弱点主要有二:一是炮兵火力弱,缺乏大口径火炮和高炮,无法压制敌炮火和对付敌飞机。二是攻坚战术素质差,不会攻打集团据点群。针对这一情况,顾问团与越方研究后,采取了两项措施:一是加强炮兵建设。经中共中央军委同意、在中国境内为越南人民军装备和训练榴弹炮部队、高炮和高射机枪部队,以增强地面炮兵和对空射击的火力。二是加强对部队攻坚战术的训练,提高军事素质。这两项措施在西北、上寮战役后,即已开始陆续付诸实施。
  韦国清提出,人民军的攻坚战术训练,要从编写教材抓起。通过编写教材,加强对敌人防御特点的认识,统一战术思想,然后先干部,后战士,使用统一的教材,进行军事训练,为夺取下个冬春战役的胜利打好战术基础。1953年5月下旬,韦国消多次召集军事顾问布置和研究这一工作,并指出:编写的教材不但要解决当前作战问题,而且要为今后攻坚作战打下有力的基础;编写教材和部队训练要多花时间;要扭转部队不愿做工事的思想,学会构筑工事,构筑进攻阵地;学会修筑道路和囤积粮草、弹药;学会用炮火控制敌机场和压制敌炮火,等等。这些意见得到越方的重视。6月初,由人民军总部有关部门的负责干部和军事顾问共同组成教材编审委员会,负责研究、编写以敌那产集团据点群为主要对象的攻坚战术教材,包括单兵动作和从班、排、连、营到团的合同攻坚战术。军事顾问茹夫一等参加了对攻坚教材的研究和编写。尔后,茹夫一、薛碧天等又帮助举办干部集训班,并应邀讲课,协助勘察演习场地,组织军事演习,帮助组织部队进行攻坚战术军事训练;人民军总部对教材编写和军事训练很重视,抓得较紧,武元甲亲自过问这一工作。在t953年6月至10月间,从教材编写、干部培训到各部队的训练实施,基本上按照预定计划完成,部队攻坚战术水平明显提高,这就为奠边府作战打好了战术基础。
  1954年1月上、中旬,人民军增调的312师和304师的两个团,在中国境内装备、训练刚刚完毕的榴炮、高炮和高射机枪部队,以及人民军原有的炮兵、工兵部队,陆续抵达奠边府周围。韦国清、梅嘉生率部分顾问和工作人员随人民军前指同时抵达前线。308师顾问于步血、312师顾问董仁、316师顾问徐成功各率顾问组随部队行动,帮助越方组织指挥作战。由于抵近奠边府的部分路段尚未修通,不得不组织部队边开路边拉炮。重炮一时无法进入预定射击阵地,加之敌兵力续增,人民军须作更加充分的准备,决定推迟原定1月下旬对敌发起攻击的时间。
  奠边府是块南北长约18公里、东西宽约六至八公里的盆地平原。法军集团据点群就设在这块小平原上,其北面、东面的据点构筑在山头或高地上,西面、南面的据点构筑在平原上,共有49个据点,分为八个据点群,三个防御分区:芒清中心分区为法军指挥机关所在地,其炮兵阵地、后勤仓库、主要机场和2/3兵力都集中在这里;北分区包括芒清北面和西北面的独立高地和班桥两个据点群。与芒清中心分区东北之兴兰据点群构成奠边府北面的屏障;芒清以南约五公里的航岗地区为南分区,设有机场和炮兵阵地,担负从南面阻挡人民军进攻的任务。法军每个据点群有多层火力配系,挖有纵横交错的交通壕,据点周围设有40至200米障碍区,区内设有多层铁丝网、电网和埋有稠密的地雷。至3月初,敌人兵力增至12个步兵、伞兵营另七个连,两个105榴炮营、一个155榴炮连,两个120迫击炮连,一个工兵营和一个坦克连(坦克十辆),一个空军飞行队(飞机14架),修建了北、南两个机场,敌人每天使用100至200架次飞机向奠边府空运150至300吨军用物资。法、美一些高级将领都曾视察过奠边府,称之为“一个不可侵犯的堡垒”,是“东南亚的凡尔登”。敌人凭其在奠边府精锐部队多,火力强,工事坚固,布防严密而有恃无恐,认为人民军不敢向它进攻。印支法军总指挥纳瓦尔扬言要“不惜任何代价守住这个据点”,要在奠边府“碾碎越盟”[7]部队。法军还在奠边府前线空投传单,以轻蔑的语言向人民军挑战,气焰甚为嚣张。
coc1[7]越南革命统一战线组织——越南独立同盟的简称,当时法军通称人民军为“越盟”部队。
  面对敌人如此强大的集团据点群,敢不敢打?怎样打才能取胜?这是摆在人民军领导和高级干部面前不容回避的问题。此时,人民军包围奠边府的部队有308、312、316、304(缺一个团)师共11个步兵团,351工炮师(含一个榴炮团、一个山炮团、一个工兵团,四个120迫击炮连、一个高炮营、两个高射机枪营),共4万余人,在兵力上占绝对优势。人民军又刚刚经过政治整军和军事训练,军政素质显著提高,士气高涨,夺取战役胜利具有良好的基本条件。而奠边府守敌虽然精锐部队多,工事较坚固,但远离后方,四面被围,极为孤立,部队一切生活所需和战斗消耗,完全依赖空运接济。由于人民军在上中下寮、5联区和各敌后根据地发动的攻势已分散了法军的机动兵力,使其无法向奠边府作大规模增援,因此,人民军只要下定决心,并采取正确的作战原则和方法,就能够夺取这一决定性战役的胜利。但是,由于人民军从未打过如此大规模的攻坚战,因此,高级干部中有些人对攻克奠边府信心不足,过分强调困难。
  针对上述倩况,军事顾问团在战前主要做了以下几项工作:
  第一、帮助统一作战思想,提高胜利信心。首先,韦国消、梅嘉生与人民军前指领导人通过个别交谈,共同研究,统一认识,坚定信心。然后,通过各种会议反复地做解释、说服工作,鼓励干部提高作战勇气,增强胜利信心。人民军前指于1954年1月24日和2月18日两次召开战前干部会议,传达和讨论作战计划。武元甲、黄文泰先后作了报告,韦国清和梅嘉生应邀分别在这两次会上讲话。他们以充分的事实说明敌人不断失败、人民军日益强大;说明越南劳动党中央和总军委的作战决心、战役计划是有充分根据的,是完全正确的,人民军有条件有能力夺取这一空前规模的攻坚战役的胜利,鼓励各级干部克服一切困难,打好这一硬仗,使人民军大大前进一步。
  第二、帮助制定符合战场实际情况的作战计划。1月上、中旬,在奠边府守敌不超过十个营、工事构筑尚不被完善的情况下,曾设想采取速战速决的战法。后因守敌兵力续增,工事不断加强,而人民军炮兵又未能全部进入预定阵地,不能有效地控制敌机场和压制敌炮火,对采取这种打法已无必胜把握,搞不好还可能吃亏,军事顾问团便及时提出新建议。人民军前指研究后决定,变速战速决为稳扎稳打,由外围而纵深,一个据点一个据点地歼敌,待条件成熟后再实行总攻。这种打法可使人民军始终处于主动地位,较有胜利把握,也符合中共中央军委对军事顾问团的指示精神。1月24日,中共中央军委在致韦国清的电报中指出:“攻击奠边府时,首先不要四面围攻,平均使用力量,要以分割包围的办法,一股一股地歼灭敌人。”1月27日,在复韦国清报告改变对奠边府打法的电报中再次指出:“对奠边府的攻击,应采取分割包围、一股一股地歼敌,每次大约歼敌一个营左右。只要能全歼敌四五个营,奠边府敌可能发生动摇,或向南撤逃,或继续增援。两种情况均于我有利。”实践证明,这种稳扎稳打、逐步歼敌的战法,是符合奠边府战场敌我情况的,是夺取战役全胜的正确的作战方针。这种战法被形象地叫作“剥竹笋”,一层一层地剥,一口一口地吃,最后全歼敌人。
  第三、帮助解决实现稳扎稳打、逐步歼敌的战术技术问题。奠边府守敌布防严密,工事坚固,火力猛烈,各据点之间组成交叉火力,并有交通壕连接。怎样才能将敌人分割包围,一口一口吃掉,这是军事顾问团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韦国清、梅嘉生经研究并与有关顾问讨论后,建议越方采取近迫作业和堑壕接敌的办法,组织部队大挖交通壕,利用交通壕分割、包围、迫近敌人据点。然后突然攻击之,以减少伤亡,增强必胜把握。为了说服人民军干部,韦国清亲自向他们讲解近迫作业的作用和方法。人民军前指采纳了这个建议,并拟定了构筑整个阵地的工程计划,各师顾问组帮助部队组织实施,并结合当面敌情,介绍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坚作战的实战经验,解决具体战术问题。
  经过上述多方面的工作,人民军干部逐步消除了各种顾虑,坚定了作战决心和胜利信心。

  二、奠边府作战经过

  至1954年3月上旬,人民军包围奠边府已近三个月。在此期间,人民军除增调部队,加强包围,进行各项攻击准备工作外,还不断地打退了奠边府守敌的小规模出击。通过这些胜利的战斗,锻炼了部队,打击了敌人。
  此时,周恩来鉴于由苏、美、英、法、中五国及有关国家代表参加的讨论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会议将于四月间召开,向军事顾问团提出,在日内瓦会议讨论印度支那问题之前,“为了争取外交上的主动,能否与朝鲜停战前一样,在越南组织打几个漂亮的胜仗”。遵照周恩来的指示,军事顾问团研究后认为,为了配合日内瓦会议的谈判斗争,必须尽最大努力,全歼奠边府守敌。这时,包围奠边府的人民军各项准备工作已较充分,攻击奠边府的条件已经成熟。经军事顾问团与人民军前指商讨后,越方决定,3月中旬开始对奠边府发起攻击。整个战役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摧毁奠边府北面屏障,发展顺利

  初战能否取胜,对整个战役的发展至关重要,而对从未打过如此大规模攻坚战的人民军来说,影响更为重大。对此,军事顾问团极为重视,本着初战必胜的原则,帮助人民军精心组织了第一阶段作战。第一阶段的作战部署是:以212、308师于3月13日、14日先后攻歼奠边府北面的兴兰和独立山据点各一个营的守敌。各师的顾问组遵照顾问团领导的指示,对各攻击部队从勘察到部署,从战术到技术,从选择攻击点,集中兵力火力,到如何构筑攻击出发阵地,等等,都进行了具体的帮助,使战斗的胜利建立在充分准备的可靠基础之上,因而战斗发展较为顺利。13日晚,312师两个团并配以炮兵,经四个多小时的战斗,全歼兴兰据点守敌一个外籍步兵营。次日夜,308师一个团和312师一个团配以四个炮兵连,又全歼独立山守敌一个外籍步兵营,并击退敌援兵一个营,歼其一个排。在两次战斗中,人民军首次使用了重炮火力,有效地压制了敌炮兵,给守敌以重大杀伤,对配合攻击作战起了重要作用。人民军高炮部队在五天之内击落敌机12架,使敌机不敢在机场着陆或低飞。兴兰、独立山守敌被全歼后,北分区的板桥据点陷于孤立,守敌一个越伪营极度恐慌,于3月17日向人民军投降。至此,作为奠边府北面屏障的三个据点群全部被人民军占领,法军损失兵力三个多营,通向奠边府集团据点群中心区的大门被打开了。人民军首战胜利,大大鼓舞了士气,增强了夺取战役全胜的信心。
  3月16日,法军空降三个营增援奠边府。

  第二阶段,进攻芒清中心区,争夺激烈。

  人民军经过总结初战的经验和进行再战的准备后,于3月30日晚,开始了第二阶段的作战,对法军指挥机关所在地的芒清中心分区之敌进行攻击。作战部署是:集中308、312、316师三个师的兵力和全部炮兵火力,攻歼中心分区东面各高地及机场北面之敌,以紧缩包围,控制机场,断敌空运。战斗开始后,突破前沿比较顺利,但进入纵深则发展甚慢,主要是敌人工事和火力构成严密,人民军干部缺乏应变能力,遭敌反击后不能应付,使攻击受挫,造成部队伤亡较大。经一周战斗,共攻克敌五个集团据点,歼敌三个多营的兵力,控制了奠边府东面大部分重要高地,对芒清中心分区之敌形成了居高临下的有利态势。但对拱卫芒清的A1要点,由于敌人利用日军占领时期构筑的坑道和掩蔽部进行顽抗,攻击部队无法对付,未能全部攻克,形成越法双方各占一半。另一要点C1被攻克后,法军组织反击,也形成越法双方各占一半。此后,双方进行了反复激烈的争夺战。中共中央军委根据军事顾问团报告的战况,紧急从中国人民志愿军选调数名工兵干部赶赴奠边府前线,帮助人民军部队挖暗壕通向A1据点的坑道,准备用炸药将其炸毁。
  4月8日,法军再向奠边府空降一个伞兵营。
  中共中央军委对奠边府作战的进展情况十分关注,于4月9日两次致电韦国清,对攻奠战术作了如下指示:(1)要很好组织炮火,不要吝惜炮弹,我们及时补充;(2)对敌南北两集团,从中间斩断分割之;(3)对敌盖沟可集中炮火分段分点逐渐摧毁;(4)打下一点后,迅即改造工事,巩固一点,尔后逐段发展,紧缩包围;(5)广泛组织狙击兵,限制敌人活动;(6)乘敌已动摇,展开政治攻势。
  遵照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结合战场的实际情况,军事顾问团建议前指进行以下几项工作,取得了较好的效果。(1)召开干部会议,总结经验教训,提高指挥能力。各师顾问组具体帮助所在单位进行战斗总结,改进作战指挥。(2)对伤亡大的部队进行整补,调整与恢复组织。许多部队利用战斗间隙,及时充实干部,补充兵员,保持和增强了战斗力。(3)继续改造进攻阵地,修通各包围部队交通壕的联系,进一步紧缩包围圈。经过指战员不怕流血流汗,激烈战斗,艰苦劳动,战壕不断向前延伸,主壕、支壕纵横交错,把敌人分割得七零八落。(4)组织部队开展冷枪冷炮狙击敌人的活动。各部队很快组织起由射击能手参加的歼敌小组,他们以冷枪冷炮消灭了一些敌人,打击了敌军的士气,迫使敌人不敢在工事外面活动。(5)开展政治攻势。针对敌军士兵多种国籍的情况,人民军用扩音机以多种语言对敌广播、喊话,效果颇好,常有零星伪军、外籍兵和黑人士兵投降。
  经过上述工作和激烈战斗,至4月下旬,敌人处境已十分困难。包围圈被缩小到不足两平方公里,整个集团据点群被分割成几段,机场也被人民军占领一半,空投的物资相当一部分落于人民军阵地。由于惧怕人民军的狙击,敌人整天龟缩在工事和地下室里。地下室中伤员拥挤,无法运走,遇有暴雨,更是狼狈不堪。法军士气极度低落,
  在此期间,美帝国土义为了挽救法军在奠边府的危局,紧急增援法军100架轰炸机和战斗机、50架运输机,并借给法国29架配有飞行员的C-119型运输机。河内法军利用这些飞机加强对人民军阵地和交通运输线的狂轰滥炸,加强对奠边府守军的武器弹药和生活用品的空运供应,促使其继续负隅顽抗。美国还派出两艘航空母舰进入北部湾举行登陆演习,并准备派遣B-29战略轰炸机大规模轰炸围攻奠边府的人民军,甚至还示意要使用原子弹,对越南进行露骨的威胁。
  此时,人民军方面也遇到了产重困难。有些部队伤亡较大;长期露营,体力消耗很大,病号增多;连续作战数月,指战员产生疲沓情绪;干部中右倾消极思想抬头,有些干部责任心薄弱、积极性不高,在战斗紧急情况下借故离开岗位,甚至不执行命令、谎报情况,等等。由于敌机狂轰滥炸和雨季到来,后勤运输也日益困难。
  面临美国威胁,法军困兽犹斗,自己困难增多的形势,在人民军高级干部中,有些人对夺取战役全胜的信心发生动摇。军事顾问团认为,人民军虽有上述弱点和困难,但敌人困难更多,而且无法克服。只要人民军不怕恐吓,不怕困难,咬紧牙关,坚持战斗,紧紧抓住敌人的弱点,连续作战,就能够克服因难,夺取战役全胜。本此精神,顾问团与人民军领导共同研究解决干部的思想问题和克服困难的办法,帮助前指做了许多工作,使各级干部坚定了全歼守敌的决心。
  4月19日,越南劳动党中央政治局会议对奠边府作战形势作了分析,认为人民军经过前两阶段的作战已为彻底歼灭奠边府守敌创造了基本条件,但干部中右倾思想还严重存在,故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损失,影响了胜利成果。会议指出,奠边府战役对于印度支那形势,对于人民军的成长及保卫世界和平具有重大意义,必须努力克服右倾思想,坚定决心,增强责任感,全歼敌人。接着,人民军前线党委于4月底召开扩大会议,贯彻劳动党中央政治局会议精神,着重反对干部中的右倾消极思想,纠正不执行命令、擅离职守、谎报情况等无纪律行为。这次会议为第三阶段作战夺取战役全胜打下了思想基础。

  第三阶段,全歼守敌,大获全胜。

  5月1日,人民军升始第三阶段作战。
  从4月下旬起,发现法军有增兵上寮,接应奠边府守敌突围南逃的迹象。军事顾问团与人民军前指商议后,越方及时在奠边府南面作出了防敌解围的部署。中共中央军委在奠边府作战后期也十分关注防敌解围的问题。据悉,美国帮助法军自其本土空运部队至河内、海防,有空投人民军后方之可能。为此,中共中央军委于4月30日致电韦国清,指出:敌今后行动最大可能是以伞兵两个营空降人民军后方交通要点,切断人民军补给,捣毁后方,并协同奠边府、芒夸之敌解围奠边府,使人民军作战功亏一篑。遵照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韦国清再次与武元甲商议。越方在南、北两个方向上进一步加强防敌解围的部署。同时决定,以308、312、316师于5月1日夜向敌指挥所芒清西面和东面的外围据点继续攻击,紧缩对敌人的包围,并先捎灭楠运河以东高地之A1、C1、州温等据点,以腾出机动兵力,应付意外情况。战斗发起后,人民军很快消灭了C1据点另一侧的敌人,并相继攻克505、505A据点。在西面,至5月3日,相继攻克311A、311B据点。至此,人民军已逼近芒清指挥所。5月4日,敌人向奠边府空投了最后一个伞兵营。
  5月3日,粟裕总参谋长致电韦国清,再次指出:“军委最关心的是集结于河内并受过训练的伞兵,空降于你们的后方补给线上,扼要构筑据点,截断你们交通,捣乱你们后方,迫你们解围,甚至造成纷乱。因此,望对后方交通注意防范,最好再能抽调一些兵力加强之,以防万一。”由于奠边府迅速被攻克,接应解围的企图已成泡影。法军集中在河内的伞兵除5月4日向奠边府最后空投一个营以外,未再出动。
  5月6日晚,人民军向A1、公温、那农、506及芒清发起总攻。人民军所有炮火,包括由中国装备训练,刚刚运抵前线的六管火箭炮向敌纵深齐射,巨大的威力震慑了敌人。这时,人民军挖的暗壕已抵近A1据点坑道,埋了一吨炸药。战斗发起,一声巨响,将坑道内的故人全部震毙,全歼地面之敌。州温和506等据点亦相继攻克,使芒清失去最后屏障。法军见大势已去,于5月7日14时,陆续打出白旗。法军指挥官德卡斯特莱少将向人民军投降,其参谋部人员全部被俘。当晚,驻守南分区航岗之敌2000余人南逃,至午夜亦被全歼。至此,历时55天的奠边府战役胜利结束。
  奠边府战役战果辉煌。共歼敌三个主力兵团的17个步兵、伞兵营,三个炮兵营,连同工兵、装甲、运输部队及少量非正规部队,共1.62万人,其中俘虏1.0903万人,驻守奠边府的法军指挥官及三个主力兵团指挥官、空军、炮兵指挥官皆被俘虏或击毙。计俘敌少将一名、上校三名、中校十名、少校27名、尉官和军士1749名。击落击毁各型飞机62架,击毁坦克四辆,缴获重炮30门、坦克六辆、降落伞3万多具及大量其他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在这次战役中,人民军伤亡、失踪共1.3957万人,其中伤9124人,60%为轻伤。
  法军在奠边府的惨败震动了法国朝野。法国政府下半旗为其在奠边府阵亡的将士致哀。法国舆论发出一片抱怨、哀鸣声。
  奠边府战役的胜利,实现了周恩来提出的为了争取外交上的主动、在越南打几个漂亮仗的要求,使出席日内瓦会议的越南政府代表团不仅处在正义的反侵略者的地位,而且处在战胜者的有利地位。奠边府大捷有力地配合了日内瓦会议上的外交斗争。

  三、乘胜扩大战果

  奠边府战役结束后,韦国清即与武元甲研究人民军乘胜扩大战果和部队的新部署问题。5月13日,韦国清将与越方研究的意见报告中共中央军委。19日,中共中央军委电示韦国清:不久前,胡志明在京时,商谈过奠边府解放后,敌数量虽仍占优势,但敌军战斗情绪将更下降,法国人民和越南人民亦将更加反对侵略战争。在人民军方面,与敌所处情况是完全相反。因此,今后人民军总方针须适应此种有利情况,推进国际和平运动发展,有计划、有步骤、有准备地解放上寮及红河三角洲地区。在兵力部署上,应增强上寮之兵力,攻歼敌薄弱据点,孤立琅勃拉邦、万象等敌据点;越北联区及红河左右岸地方部队应加强游击活动,扩大人民军胜利声威,威胁河内、海防;中、下寮及第4联区部队亦应积极活动,位于寮棉边境的部队应向湄公河下游挺进,支援高棉抗战部队和越南南部地方武装,威胁西贡、金边,以有力地配合日内瓦和谈,增强高棉、寮国抗战政府的地位。韦国清根据上述指示精神,向越方提出了相应建议。
  在奠边府大捷的鼓舞之下,印度支那各战场上的越南人民军和寮国、高棉抗战部队向法军展开了全面进攻。短时间内,消灭了大批法军和伪军,解放了大片地区和人民,其中尤以第5联区部队在19号公路上伏击撤离安溪之敌、一举歼灭法军一个机动兵团和一个炮兵营的重大胜利,给法军的打击最为沉重。在人民军的威胁之下,法军在越北平原上进一步收缩。自6月10日至7月3日,连续撤出越池、则边、太平、发艳、裴朱、宁平、南定、府里等许多重要城镇和地区。至此,越北红河三角洲除海防、河内、山西一线及其两侧狭窄的地区外,全部为人民军所控制。
  军事顾问团在奠边府战役结束后,集中全体顾问,帮助人民军总部进行了战役军事工作、政治工作和后勤工作的总结。

  ------------------
  亦凡公益图书馆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秀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