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秀莎网
第二章 军事顾问团在越南工作的初期阶段


  (1950年8月——1952年3月)
  中国军事顾问团一进入越南国境,就立即帮助人民军组织实施边界战役。边界战役是印支共中央与中共中央共同商讨后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越南抗法战争史上取得空前胜利的大规模进攻战役。这个战役的胜利,打破了法军对越北根据地的包围和对中越边界的封锁,改变了北部战场的态势,使人民军取得了发动大规模进攻的主动权,开始由游击战转变为运动战,对越南抗战形势的发展和人民军的建设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随后,又在越北平原地区先后组织了四次战役,扩大了战果。与此同时,军事顾问团还帮助人民军以提高部队战斗力和干部素质为中心,进行教育训练,逐步加强军事、政治和后勤的建设。这是军事顾问团在越南工作的初期阶段。
  这个阶段,军事顾问团帮助人民军作战和建设取得了巨大胜利和明显成效,为进一步开展工作打开了局面。
第一节 扭转战局的边界战役


  一、边界战役的决策过程

  在军事顾问团入越前,中共中央派驻印支共中央联络代表罗贵波,于3月中旬抵达越北印支共中央所在地,首先与越方商讨如何帮助人民军在边界发动一次战役,打破法军对越北的攻势和对边界的封锁,开辟越南通往中国的交通线,以利于取得中国的直接援助。罗贵波就边界战役的作战方向和战役的准备工作问题,反复同越方进行磋商,并亲自勘察了交通线。酝酿中的边界战役的作战方向有二:一是越南东北边境靠近中国广西的高平地区;一是越南西北边境靠近中国云南的老街地区。两党中央多次来往电文,交换意见,一致认为,将战役方向选在高平地区比较适宜。战役方向基本确定以后,中共中央又派陈赓为代表,前往越南,实地帮助越方组织和实施边界战役。
  为实现这一战略决策,中共中央军委责成中南军区和西南军区,于4月初开始按计划完成对人民军所需武器弹药的调集、运输和交付;同时由广西省军区抽调—个汽车团,开辟从柳州经南宁入越的运输线,运送援越物资,为边界战役提供后勤支援。
  与此同时,根据越方提出的要求,经中共中央同意,人民军新建的308师(缺一个团)和209、174团两个团开到中国境内,由中国给予更新装备和帮助训练。云南、广西两省军区奉命在云南砚山和广西靖西分别设立训练基地,并于5月中旬开始实施装备和训练任务。
  为解决在中国境内越军部队的后勤保障和加强援越物资的运送工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于1950年8月6日在南宁设立办事处。
  7月7日,陈赓离昆明赴越,途经砚山训练基地,在了解对人民军装备、训练情况和听取人民军师、团干部介绍敌情后,认为把战役的主要方向放在东北边界的高平地区是适当的,遂将这个意见电报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军委,同时报胡志明。陈赓在入越途中,继续进行细致的调查研究,对法军的兵力部署、作战特点和工事构筑及人民军的战斗力和干部思想,进行了分析研究,初步形成了边界战役的作战腹案,再次报经毛泽东同意。7月27日,陈赓抵达越北太原市附近印支共中央所在地,会见胡志明,共同研究边界战役的作战方针。胡志明和印支共中央接受了陈赓提出的如下作战方针:主要应着眼于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改变越北战场敌强我弱的形势,争取完全主动;先打敌人一些较小的据点,取得胜利,积累经验,锻炼部队,提高士气,再逐渐进行大规模作战;采取围点打援的办法,在野战中大量消灭敌人的机动部队,最后攻取高平、谅山等较大的据点。

  二、边界战役的作战计划

  7月31日,陈赓离开印支共中央所在地,北上高平附近的广渊人民军前线指挥部。
  8月12日,韦国清率领的军事顾问团进入越南时,受到印支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人民军总司令武元甲和中央委员、人民军总后勤局主任陈登宁等的迎接。越方举行了欢迎会,简要介绍了人民军的情况和边界战役的准备状况。14日,军事顾问团与陈赓以及由他率领的顾问人员会合。
  会合后,陈赓与韦国清对作战计划等问题交换意见,并向有关顾问交待任务,在梅嘉生主持下,具体拟定作战计划。随即,梅嘉生率军事顾问组,邓逸凡率政治顾问组,马西夫率后勤顾问组,分别到达人民军总参谋部、总政治局和总后勤局展开工作。朱鹤云、王砚泉各率顾问组到304、308师。对这两个师和174、209、148团的营以上部队均派出顾问。
  边界战役作战计划拟定后,陈赓即报告中共中央军委。毛泽东十分重视这一次战役,对陈赓来电,均亲自审阅并起草复电。8月16日,胡志明在高平前线出席人民军总部召开的前线高级干部军事会议。陈赓、韦国清、梅嘉生、邓逸凡和部分师、团顾问出席了会议,陈赓应邀在会上作了边界战役作战计划的报告。
  边界战役作战计划是根据越北战场总的态势和高平、东溪、七溪、谅山、亭立一线的具体敌情以及人民军的实际倩况,并考虑了敌方可能的反应和变化而制定的。作战计划的关键是从弱处开刀和保证首战必胜。在制订作战计划前,人民军中不少人的指导思想仍拘泥于一城一地的得失,对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重要意义认识不足。因此,在讨论边界战役进攻目标时,有些指挥员便主张首先攻打高平城。他们认为,高平是省会,是法军苦心经营多年的边境封锁线上重点防御体系的一个核心据点。攻下高平,不仅有重大的军事意义,而且有很大的政治影响。陈赓、韦国清等在人民军前指听取副总参谋长黄文泰和作战、情报部门介绍敌我的最新情况后,对于如何选定战役的主要突击方向和应采取的作战指导原则以及是否首先攻打高平等问题,辩证地作了分析,提出了如下意见:高平地势险要,三面环江,背靠大山,工事坚固,守敌较多(1000余人),易守难攻,是块硬骨头。进攻高平要渡水作战,而且只能从一面进攻,既要打纵深,还要打增援的伞兵。这对缺乏攻坚作战经验的人民军,困难尤多,容易打成得不偿失的消耗战。诚然,乘敌不备,突然进攻,在开始的时候可能有一定的作用,但不能解决战术和技术上的全部困难。首战不胜,对整个战役将产生不利影响。因此,最好先不攻打高平,而打高平与七溪之间的东溪据点。东溪守敌只有一个营,设防不甚坚固,而且孤立突出,有利于从南北两面相向合击,取胜把握较大。打下了东溪,便把4号公路拦腰斩断,使高平孤立起来,这样就迫使七溪、谅山的敌人可能出援,将为运动中歼灭更多敌人创造有利机会;如果七溪之敌不出援,就在解决东溪后乘胜攻取七溪,最后集中全部主力进攻高平,并力争在运动中将敌聚歼。进攻东溪,胜利比较有把握,而首战胜利,对整个战役影响很大。歼灭东溪和七溪敌人一部分有生力量,将使陷于孤立的高平守敌军心动摇,而人民军经过多次战斗,经验多了,胜利信心将更足,那时再打高平,就比较容易取胜。
  经过讨论,人民军总部领导一致同意了陈赓的意见。胡志明批准了作战计划,并指示:“此次战役只能打胜,不能打败。”他要求陈赓“包下这个战役的胜利”。陈赓表示,一定尽力帮助打好这一仗,但打胜仗主要还靠越南部队指战员和人民群众。
  接着,根据陈赓的建议,人民军前指召开参战部队团以上干部会,由武元甲宣布作战计划和进行战前动员。陈赓应武元甲的邀请,在会上对战役方针和作战指导原则作了进一步说明,并着重介绍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坚作战和夜战、近战的经验,解答了人民军干部提出的一些问题。
  军事顾问团根据上述方针和原则,帮助人民军总参谋部拟就了战役的具体作战部署:(1)战役由进攻东溪开始,并力求歼灭七溪来援之敌。尔后攻占七溪,最后进攻高平。(2)以两个主力团和两个地方独立营,并加强炮兵,进攻东溪;以三个主力团加强炮兵打七溪来援之敌;另以两个营配置在七溪以南,准备阻击谅山北援之敌;以地方部队两个营钳制、监视高平之敌。(3)在进攻东溪时,如七溪之敌出援,则在东溪与七溪之间选择有利地形,在运动中歼灭之,然后攻歼七溪守敌。如七溪之敌不出援,则在东溪战斗解决后,乘胜进攻七溪,全力聚歼之。(4)在东溪、七溪战斗发起后,如谅山之敌北援,可视情连续与谅山援敌作战;也可将部队稍加休整,总结经验,再集中主力进攻高平;同时以两个营在七溪以南利用险要地形,选择要点破坏桥梁,节节阻击谅山北犯之敌。(5)进攻高平时必须作充分准备,稳扎稳打,逐次夺取外围据点,控制机场,占领某些制高点,取得进攻阵地,然后选择有利突击方向,集中兵力火力一举歼灭之。(6)加强战役保障工作。
  为贯彻实施作战计划,军事顾问团在人民军各参战部队、各总部的顾问组,均不遗余力地帮助做好战前各项准备工作。陈赓、韦国清则分驻在武元甲的前线指挥部附近,帮助人民军前指掌握整个战役的发展动向。
  9月11日,胡志明到前线视察,接见了军事顾问团负责人和部分顾问人员,并对在席的中越干部作了十分重要的讲话。在讲话中,他特别强调中越干部之间的团结。他说:中国干部战斗了二十多年,有很多宝贵的经验。越南干部不但要学习中国同志的打仗经验,其他方面也要学习。他说:中国同志也会有缺点。越南的风俗习惯和中国不一样,中国同志语言不通,有时会发脾气,这是可以理解的,我们要原谅。中越干部,各部门干部之间要团结得象一架机器一样。他要求所有干部要重视人力、物力和时间的节约,切记不要浪费。他说:所有的物资,都是同胞的血汗,是越南人民的血汗,也是中国人民的血汗,中国同胞节衣缩食支援我们,我们要珍惜每一件东西。他强调要依靠人民。他说:人民群众为战争作出很大贡献,我们务必尊重他们,爱护他们。他要求部队指挥员激励前线的战士杀敌立功,要求大家努力工作,创造出更大的成绩。最后,他表示相信,在中国同志的帮助下,在大家共同努力下,抗法战争一定能取得最后胜利。胡志明的讲话,对与会中、越干部那是很大激励和教育。

  三、边界战役的实施经过和战术指导

  经过积极的准备,9月中旬,人民军参战部队的军事、政治和后勤准备工作已经完成。16日拂晓,人民军以步兵174、209团和11、426营两个独立营,配属95炮兵团,总兵力7000余人,以绝对优势兵力对东溪之敌(350人)发起进攻。
  战斗一开始,各团、营的顾问均亲临阵地帮助指挥。174团和两个独立营迅速完成对东溪的包围,并占领进攻出发阵地;炮兵分队在炮兵顾问帮助下有效地实施火力急袭和抵近射击;爆破队进行连续爆破;在各种火力掩护下,进攻部队逐次攻占了东溪外围部分据点。但迫近敌防御中心后,发展迟缓。至17日晨,守敌在航空兵掩护下实施反冲击。由于人民军缺乏经验,指挥不及时,便从已占领的阵地上撤退下来。前线指挥部命令部队继续进攻。人民军战士不伯牺牲,英勇作战。但部队因缺乏协同动作和统一指挥的经验,前进艰难。陈赓、韦国清亲自到前指,与武元甲研究攻击受挫的原因,总结经验教训,调整了部署。黄昏,向东溪再次发起攻击。由于前线部队没有按照预定部署行动,只从一面进攻,使敌人得以集中火力进行顽抗,直到半夜,攻击仍未奏效。部队又准备撤出战斗。陈赓得知这一情况,立即向胡志明、武元甲建议:严令部队,不惜任何代价,坚持下去。并提出重新调控部署,改为四面环攻,重点放在北面和南面。人民军前指接受了这个建议,再次发起攻击,终于突破了敌人核心阵地。战至18日8时,全歼守敌,缴获了全部武器弹药。
  人民军攻克东溪,使法军在东北边界的防线被拦腰斩断。高平完全陷于孤立,成了既难固守又难撤退的包袱。河内法军指挥部为了摆脱这种被动局面,很快在七溪集结了四个营,组成机动兵团,由勒巴热中校指挥,伺机向北进犯,以接应高平之敌撤逃。同时,调集五个机动营进犯太原,威胁居于太原、宣光两省交界地区的越南党政军首脑机关,以吸引在东溪地区的人民军主力,为高平之敌撤退创造条件。
  人民军按原定计划,在东溪战斗结束后,如援敌不来,便攻歼七溪之敌。但据侦察知悉七溪守敌已增强四个机动营,在此情况下,不宜再行攻击,乃继续掌握情况,待机歼敌。
  在待机的十天中,七溪之敌一直未动,只是不断派出便衣侦探和武装搜索分队侦察东溪地区的人民军主力动向。此时,人民军部分干部产生了急躁和抱怨情绪。有的认为,打东溪是错误的,消耗了自己的力量,又无援兵可打,把打高平的有利时机也丢掉了;有的认为,法军不出援,不如挥师北上打高平;有的则主张,撤兵保卫太原。陈赓坚信,法军指挥部不能放下高平1000多人不管,按法军已经作出的部署判断,必定会有下文。陈赓认为,人民军在战役中已处于主动地位,法军是被动的,法军比人民军要着急得多,因之,建议人民军前指说服干部,耐心坚持,静待敌人下一步行动,捕捉歼敌的机会,要在坚持性、坚韧性上完全战胜法军总指挥。为了迷惑和调动敌人,陈赓于9月28日建议人民军前指,派出174团向七溪以南实施佯动。此举果然奏效。敌人误以为人民军主力南下保卫太原,乃将其预定出援计划付诸实行,遂入圈套。
  9月30日夜,法军勒巴热兵团从七溪北犯,企图重占东溪,接应将由高平南撤的萨克东兵团。10月1日,勒巴热兵团遭人民军209团阻击,被迫展开部队占领东溪以南部分高地,未能进入东溪。10月2日,人民军308师、209团和独立11营等部不断向勒巴热兵团发起进攻。但由于进攻部队组织指挥不严,协同配合不好,除308师88团占领东溪以南龙飞东北高地外,其余攻击均未奏效。
  3日,高平萨克东兵团弃守南逃,企图在勒巴热兵团接应下摆脱困境。当晚,勒巴热兵团在人民军不断进攻的压力下,窜向4号公路以西、东溪西南七公里处的谷社山地区,占领有利地形继续顽抗,以接应萨克东兵团南逃。而萨克东兵团在乘车南撤时,得知勒巴热部未能占领东溪,并已困于谷社山,便不敢再沿公路行进,乃毁弃汽车、火炮和辎重,徒步向邻近谷社山的477高地靠拢,妄图与勒巴热兵团会合,再夺路向七溪逃窜。
  陈赓和军事顾问团领导人研究了战役发展的情况,认为当前敌我态势对我十分有利,是非常难得的歼敌良机,不能有任何犹豫和迟缓。首先必须坚决、彻底、迅速歼灭勒巴热兵团,然后再集中全部主力歼灭萨克东兵团。这个决心不能有任何动摇,也决不能再出任何差错。陈赓于10月5日致信胡志明,建议鼓励前方指战员,坚持连续作战,要不怕疲劳,不怕牺牲,坚决把勒巴热兵团歼灭在谷社山地区,得手后转移兵力歼灭萨克东所部,绝不能让这两个兵团会合逃往七溪。同时,陈赓把这一作战计划电报中共中央军委。10月6日,毛泽东在给陈赓的复电中明确指出:“先集中主力歼灭东溪西南被我包围之敌,然后再看情形围歼高平南逃之敌,此种计划是正确的。如果东溪西南之敌能在几天之内就歼,高平之敌又被抓住,谅山等处之敌又不出援,或虽出援而我军能分出一部分予以阻隔,使之不能防碍我军对东溪、高平两地之作战。则你们可以取得两个胜仗。因此,除对东溪西南之敌必须迅速、坚决、彻底加以歼灭,即使伤亡较大也不要顾惜,不要动摇(要估计到干部中可能发生此种情况)以外,并要对高平逃敌确实抓住,不使逃脱。并要对谅山等处可能出援之敌有所布置。只要上述三点处理恰当,胜利就是你们的。”
  ①我:指越南人民军。
  我军:指越南人民军。

  10月6日,胡志明看过毛泽东给陈赓的复电后,断然下决心,亲自命令前线指挥部,以308师和209团对包围在谷社山地区的勒巴热兵团发动总攻击。经过激烈战斗,于7日下午全歼守敌,生俘勒巴热及其参谋人员。接着,迅速转移兵力,对477高地发起总攻。部队愈战愈勇,从四面八方向敌人冲击,当日17时全歼477高地之敌,生俘萨克东及其参谋人员,高平省伪省长也同时被俘。
  驻七溪的德拉布率四个连的欧菲籍兵,曾试图救援萨克东兵团,但见势不妙,便慌忙撤回七溪。10日,七溪之敌南撤。13日,那岑之敌也逃走。到23日止,驻守在长达百余公里边界线上的法军,纷纷仓皇撤逃,从同登、谅山、亭立、安州等地,一直撤到沿海的先安附近。法军三年苦心经营的4号公路防线土崩瓦解。
  10日,进攻太原之敌在损伤600余人之后,也不得不撤离太原。人民军在西北前线进行配合行动的部队也歼敌两个营,井迫使老街、沙巴之敌于11月4日撤离。在平原敌后地区,人民军304师配合地方部队,歼敌700余,收复44个据点。和平之敌也仓皇撤退。至此,法军在中越边界的防御体系完全崩溃,意义重大的边界战役宣告胜利结束。中越两党中央共同制定的战略决策得到了完满的实现。

  四、边界战役总结

  边界战役是人民军首次大规模的运动战,也是一次大规模的进攻战和歼灭战,战果辉煌。歼敌八个整营,毙俘敌800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收复了五个市、13个县镇,拥有35万人口,长达750公里的边界地区获得解放,越北根据地得到扩大和巩固。这一战役不仅改变了北部战场的敌我态势,而且使越南军民经受了一次严峻的考验,为今后军队建设和进一步夺取战争主功权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在战役即将结束之际,陈赓于10月10日就战役胜利的嘉奖、总结、训练干部、整编部队和下一个战役的准备等工作向胡志明提出书面意见。同日,韦国清也向武元甲建议,在战役结束后,应抓好战役总结工作,发扬军事民主,总结经验教训,使部队能打一仗,进一步;迅速整顿与恢复连队组织,补充干部及兵员;大胆提拔干部;防止产生骄傲自满轻敌思想;同时开始第二个战役的准备工作。
  10月27日到30日,人民军前指在越北南山举行营以上干部总结会议。越南党、政、军领导人胡志明、长征、范文同、武元甲等出席并作了重要讲话。顾问团的领导和顾问也应邀参加。陈赓应邀在会上作了长篇讲话。他深刻地阐述了毛泽东人民战争和人民军队思想,介绍了中国革命战争经验,针对人民军在战斗中取得的经验和暴露出来的弱点,提出了一些重要的问题。在他的讲话中,从战役的指导思想到战术运用;从部队的战斗作风、组织纪律到政治思想工作、官兵关系、工作作风;从指挥艺术到领导作风、领导方法等各个方面,既有热情的赞扬,又有中肯的建议。他结合越南人民军的实际,在理论上系统地论述了越南人民军从游击队转为正规军,从游击战转为运动战为主、游击战为辅和从打消耗战转为打歼灭战的三大转变;阐述了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和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夺取城镇为辅的作战原则,以战役的实践回答了人民军干部中主张先打高平和担心敌进攻太原的思想。他还就战役组织和战役保障,炮兵与步兵协同,突击队与预备队的组织和使用,打开突破口和纵深战斗,夜间战斗和防空等问题,作了十分生动的讲解。他炽热的国际主义感情,坦城的肺腑之言,使与会的人深受感功,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许多越南干部说,这样全面地分析越南部队的优缺点,问题讲得如此透彻而实际,让人很受教育。胡志明在讲话中对陈赓的讲话给予很高的评价,他说:“我们打了两个胜仗。第一个胜仗是我们消灭敌人并解放了高千、东溪和七溪;第二个胜仗是我们已经看清了自己的优点和缺点。”他还明确指出:边界战役是越南抗战史上一次最大的胜利,是无产脐级国际主义的胜利。长征在讲话中分析边界战役取得胜利的原因时指出:第一,军民一致、上下一心,这是中央和胡主席的全民团结,长期抗战的正确政策的结果。第二,战略战术的正确运用,灵活、巧妙地在越南边界战场上运用了毛泽东军事思想。他说,这次胜利是毛泽东军事思想同胡主席作风相配合的胜利,是马列主义在战争指导中的胜利。特别是人民军指战员从这次战役的实践中认识到,毛泽东军事思想不仅适用于中国,也完全适用于越南抗法战争。
  军事顾问团到越南后首战告捷,提高了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在越南人民和军队中的声望,赢得了人民军对中国顾问的信赖,为军事顾问团有效地开展工作打开了局面。
  11月1日,陈赓胜利完成赴越工作任务,启程回国。武元甲、陈登宁远送十余里,依依惜别。

  ------------------
  亦凡公益图书馆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秀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