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秀莎网
中国人,是到了该认真反省自己的时候了


  从日本各种传媒惊悉,我国政府已与日本政府就如何处理日本侵华期间日军遗弃在我国的化学武器一事达成了协议,同意就地在我国处理这些遗留化学武器。据日本NHK电视台以及读卖新闻等的报道,关于处理场所的选定问题,我国政府起初是希望搬回日本处理,而日本则持“因炮弹腐蚀相当严重,考虑到运回日本时的危险,我们希望在化学武器的所在国处理。中国方面应该理解这一点”的立场。
  究竟达成了什麽内容的协议,我国官方以及传播媒介似乎很少提及。人民日报海外版也只是在第四版的右下角报道说,日方已保证不对中国的环境造成污染。可是日本目前并没有掌握可以彻底处理化学武器、不让它对环境造成危害方面的技术。在日本国内的湖里、海里也发现有被遗弃的化学武器,现在已开始腐化和向外漏泄,还有过日本人受其危害的报道。至于要使含有砒霜的炮弹完全无毒化的技术日方也承认现在并不存在,处理方法的开发在现阶段也只不过是一个“课题”而已。
  将这些当年日军丢弃的化学武器运回日本处理也许会给极少部分日本人造成不便,也许会对日本的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也许会因此给日本添了“麻烦”,但不能因此就可以放在中国处理,就可以继续危害我们和我们子孙的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就可以污染我们的环境。况且这不是一般工厂生产的普通的有害化学产品,而是日本五十多前用来残酷屠杀我们同胞的铁的罪证。
  日本国内至今仍有包括决定日本国家政策的国会议员、国家领导人在内的相当一批势力,一直认为日本当年发动的是“正义战争”,对日本侵华期间以及二战时在亚洲各国犯下的滔天罪行更是矢口否认。如果这次真的就在我国境内处理这些化学武器,过若干年後,就很难保证日方不会用歪曲南京大屠杀一样的手法来对此进行歪曲,很难保证日方不会用对“从军慰安妇”(*1)一事的口气说:“是中国自愿同意在中国处理的,日本政府并没有干预”、“中国不是因此从日本得到了很多好处吗?”、“如果中国没有责任,为什麽会同意埋在中国?”、“如果没有得到好处,怎麽会同意在中国处理那些化学武器?世上会有这种没有得到好处,也会做宁可让自己国民吃亏,让自己国土遭殃的蠢事的政府吗?难道不是中国人自己编出来的神话吗?”
  而且,如果将那些杀人的化学武器(*2)全部在中国处理的话,当年日军大量使用就是在当时也被禁止的化学武器残杀中国人的事实就无法让大多数日本国民知道,更不用说唤起大多数日本人的关心。
  对于我们的政府究竟是因为什麽原因放弃了当初的“搬回日本处理”的立场,转而接受日方的要求我们无从知晓,我们只是想知道、想弄个明白:用来杀中国人的化学武器五十多年前杀了中国人,怎麽还能让它们继续留在中华的土地上,继续污染中华的大地?怎麽还能让它们继续危害中国人和他们的子孙?
  谁制作的,理所当然地就应该让谁搬回他自己的家。
  由于我方对“日军遗留化学武器处理”的交涉极少报道,对有关这一协定达成的经纬以及协定的具体内容也就无法得知,不知道在接受日方“在中国国内处理”这一要求前,是否已经对我国环境和住民健康及生命等将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进行了什么样的调查,不知道是否已经征得了人大以及中国人民的同意,更不知道是否征求了化学武器处理地的居民的意见、是否征得了他们的同意。但愿这回不会是出于“宽宏大量”、“中日友好”,更不会是象当年那样不征得中国人民的同意,便主动大方地放弃了巨额战争赔偿一样地作出了“可在我国处理”的决定。因为我们至今也无法忘记就是在大放“不要赔偿”的豪言之时,我们的国民却还在忍饥受冻,还在卖儿卖女,还在逃荒要饭,还在眼睁睁地饿死、冻死!
  有时会情不自地叹起气来:如果我们的政府对自己的国民也象对老外那样“宽宏大量”,如果我们的政府对自己的国民也象日本政府、也象美国政府那样对待自己的国民,飞机、火车出事时,发生地震、水火灾时,不是只报道有多少老外遇难,不是只报道我们如何如何及时让老外脱离险境,而是首先报道自己的国人的安否。
  如果在自己的国门前不要只怀疑自己的国民患了沾花惹草“病”,不要只强行抽自己国民的血,那么哪怕国家再穷,不愿当中国人而主动抛弃中国国籍的国人是不是要少许多?是不是宁可在外当二等公民,忍生吞气受他人驱使,在他人手下干活,过寄人篱下生活的国人也要少许多?
  “有阳光的地方,就有中国人”,很多国人都很自豪地这样说,可我却一直引以为耻。因为我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美国人、日本人、法国人、德国人不象中国人那样,会有那么多的人背弃自己的祖国、不愿当中国人,会有那么多的国人宁可在外寄人篱下也不愿回自己的祖国。五十多年前的德国、日本是一片废墟,他们的生活水平根本无法和现在的北京、上海、广东、福建等地相比。
  著名作家、企业家邱永汉曾说过:日本人的背後有日本政府撑腰,而中国人却事事都得靠自己…悲哀呵,身为炎黄的子孙!
  有人说,日本人是很会用贿赂打通关节的。这回究竟是什么原因不敢乱下结论,但日本人在求人时确实是很有一套。
  除贿赂外,其“真诚”的态度、恰到好处的恭维、周到的服务、殷勤的伺候、无可挑剔的礼貌、动人的说词都会打动素以“宽宏大量”自豪的中国人。可是,如果是有求于它时,任你下跪作揖,任你喊破了天,哭裂了地,也是无济于事。
  甲午战争,才打了不到一年的仗,且战场又不是在日本,而是在朝鲜和中国,许多当地的平民百姓被杀被打,旅顺的大屠杀就更不用说了。可一旦战胜,那个要价要得凶啊!
  不仅要你陪相当日本好几年财政收入的银子,还要你的地!(除朝鲜、台湾外,本还要割让辽东半岛,因俄、法、德三大列强的干涉,才得以幸免。)如果限期不答应,还威胁要继续打你、还要继续揍你!还扬言要把你的首都也给铲平!
  甲午战败(*3),人家是要钱又要地。而我们中国人呢,一百多年来过过一天的好日子麽?从爷爷的爷爷辈起、漂洋过海、给人当牛作马。好不容易在五十多年前捞了个惨胜,却又马上来个打肿脸装胖子,不要钱也不要地。
  死了那麽多人、受了那麽多的屈辱!
  那不是一年、二年,而是五十年的岁月!说是要以德报怨,体现中华民族宽宏大量的美德!可就在当时,有多少自己的老百姓卖儿卖女、饿死冻死於街头?
  即使如此,事到如今,又有几个人记得你的“德”?念着你的“恩”?你的国人人家照样还是看不起!你的好心,人家并没有理会。人家连房子也不想租给你嘛。
  仅管你说你是什么友好的使者!
  可是,我们中国人一旦对付起自己人来却又是那麽凶狠。从大人物秦桧到吴三桂再到老蒋,再到一些得了那么一两次乒乓球冠军的小人物!
  把自己人打倒後的那种狂喜、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几百年来似乎一点也没变过。羞耻啊!却还有不少国人去为此辩护、去指责自己人的不是。还要为他叫屈、还要为他鸣不平!
  连官方的传媒不也说“只要他为人类和平作出了贡献,也是华夏子孙的骄傲”吗?可人家连中国人都不愿当了,我心里能生得出那份“骄傲”来吗?
  可对自己的人呢?直到现在,连踏入自己国家的大门,都要被戴上爱滋病的嫌疑。而老外却可以畅通无阻!好象这个国家是全世界所有人的国家,唯独不是我们中国人的国家。“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还居然从以前的公园挂到了国家的大门口——海关来了!可这回却是自己挂上去的。怨不得他人的。(虽很多人说,现在不检查了,可并没有取消只查中国人的这项歧视国人的规定,更不用说将这样的“取消”通知或决定见诸党报、电视了,当初决定检查的规定可是上了党报头版的。)
  国内发生灾害时(正好去年云南也发生过地震),公安部设过专门查询电话?
  党报登过死亡者名单?登的都是如何保证老外生命安全、如何让老外准时返回国、以及有多少老外死亡、他们及时得到了保险金等等…。连赔偿金都是自己国民的几倍、甚至十几倍!
  中国人生时不能随便生、活时又要受人欺、死时命还不如人家值钱。
  当自己的亲人被凶残的侵略军杀害、当自己亲人的家园被野蛮的侵略军烧毁的遗族们,以及当年被强迫充当“慰安妇”、身心受尽摧残的老人们站起来愤怒控诉日本人当年犯下的滔天罪行,要求日本赔偿以讨还公道时,不仅得不到官方的支援和鼓励,反倒一直被泼冷水,甚至被粗暴干涉。民间的索赔、慰安妇的喊怨、抗议日本侵占钓鱼岛、谴责日本军国主义的活动不是遭压制、驱散,就是当事人被监禁。
  甚至来日本控诉当年日军罪行,要求赔偿的来日护照申请也横遭刁难。
  反观日本,五十年来日本政府每年都要从国家预算中拨出巨款,付给那些当年杀过、奴役过中国人、朝鲜人、菲律宾人、新加坡人、马来西亚人、印尼人、越南人、缅甸人、荷兰人、澳大利亚人、美国人等等的“元军人”及其家属。还美名为“恩给”!
  有人说:从上世纪的硫球归属的交涉、到甲午战争、到袁世凯21条的签订、到抗战胜利、再到现在,几乎所有涉及重大事件的交涉和谈判,均是日方取得胜利或占了实质性便宜,吃亏倒霉的只是我国和我国国民。其中甚至不乏因我方出于无知或个人私欲而出卖国家民族利益的事例。
  确实,当年甲午战败在日本马关(今改名为下关)谈判时,面对日方的凶狠要价,清政府以及中方首席谈判代表李鸿章曾苦苦哀求日方考虑一下中国的实情和赔偿能力,少要一点,却被日本政府以及日方首席谈判代表伊藤博文日相断然拒绝。
  好不容易盼到抗战胜利,可日本一投降,国民政府领袖蒋介石的第一个讲话竟是迫不及待地呼吁中国人民要对欺凌、奴役、屠杀中国人民长达数十年的日本施以“仁爱”,要“以德报怨”。
  1972年中日建交时也主动放弃了对日索赔,并教育中国人民要和日本人民“世代友好”。当时的日相田中角荣对着曾饱受日本铁蹄践踏的中华大地,对着受尽日本欺辱的中国人民说了声:“添了麻烦”,甚至连谁给谁添了麻烦之类的主、宾语都没有时,我们却说:“那是日语中最大限度的道歉用语了……”
  而前任日皇裕仁至死也没有向中国和亚洲各国人民道过歉。
  从45年至今五十多年,我们一直教导自己的国民:“发动战争的是日本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日本人民也因此受到了很大损失……”。可事实呢?日本自明治维新後,决定日本国家政策的国会议员以及政府领导人皆由日本国民通过选举产生。日军每占领中国或其他国家的一个地方、一座城市,日本都会举国庆贺,同喊“万岁”。怎能说他们不代表日本大多数国民、只是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怎能说自上个世纪以来对中国的不断侵略只是这一小撮人干的呢?
  恐怕大多数的国人都不知道(我也是来日本後才知道),战后不久,血债累累的战犯们便又被日本国民选为了国会议员,甚至肢解过我们、奴役过我们、践踏过我们、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定为甲级战犯嫌疑者居然还被推选当上了日本的首相。
  直到几年前,现日本天皇首次准备到我国访问时,日本各界也都表示“决不能是‘谢罪访问’”!
  明明是日本人侵略了我们,明明是日本人发动了那场罪恶的战争,明明至今还供奉着那些杀人魔王们的忘灵,明明那些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战争杀人犯至今仍逍遥法外,甚至还高居要职,明明还没有真正向中国人民道歉,甚至还不时地为那场战争翻案,更不用说承认包括甲午战争在内的自上个世纪到1937年抗战爆发为止的那段侵华史是“侵略”的了,可在我们的官方媒介,在我们的抗战胜利纪念馆里却大书特书“中日不再战”、“我们中日两国人民经受了不幸的历史,两国间已发誓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之类的“醒世格言”!这话难道是被侵略、被欺侮、被残杀的受害者一方主动说的话吗?要说,也只该是加害者们啊。
  而且很让热心、善良的国人沮丧的是,类似这样的话,在日本似乎没见哪家日本传媒说过,也没有见到有什么新闻媒介、要人也像我们一样地日本国民说“日中是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从在各种传播媒介上见到的是:哪位哪位大臣参拜了靖国神社,哪位哪位国会议员说战死的日本军人是“英灵”,哪个哪个政党的国会议员们成立了“大家都来参拜靖国神社之会”,哪个哪个政党成立了“正确传授历史国会议员联盟”,有几百名的国会议员参加了“终战50周年国会议员联盟”反对“不战决议”,哪位哪位政界显要,著名作家又在论证“东京审判(指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审判)是胜者强加于败者的裁判,是与事实不符的不公正审判。而在日本的大街上见到的是日本右翼分子在高呼“大东亚战争是正义的战争”的宣传车和贴在墙壁上、电线杆上的类似标语。
  前不久,NHK还把“甲午战争”(日本称之为“日清战争”)编入标题为“堂堂日本史”的节目向日本全国播放。日本的教科书以及有关甲午战争的书大多都为其涂脂墨粉,在日本的一些县,记载着甲午战争时日军侵占朝鲜、侵略中国的“赫赫战功”的“征清纪念碑”(碑名即为如此)
  至今仍在。
  当我们不要日本赔款,以“世代友好”,以“求大同存小异”来教育我们的人民,当我们开导我们的人民说那只是极少数右翼势力和军国主义分子制造的事端,只是极少数右翼势力和军国主义分子干扰了中日友好关系时,人家呢,却一直否认那是一场侵略战争,不仅把“侵略”说成是“进出”,甚至把蹂躏、践踏亚洲各国的战争犯罪美其名曰为“解放了亚洲各国、使亚洲各国独立了”。政界要人,内阁成员络绎不绝地参拜靖国神社,为东条英机之流的亡灵招魂,一些国会议员纷纷散布掩饰那场战争罪恶事实的奇谈怪论,各地公然为战犯树碑立传(*4)!
  当我们说:签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中日两国政府就钓鱼岛达成了“搁置争议”的协议时,日方却斩钉截铁地回道:从未有过什么“搁置争议”的协议,尖阁群岛(即钓鱼岛)就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不存在什么争议不争议!
  在一次次地指责日本有人对中日关系造成了干扰和破坏,要求日方严守中日联合声明的同时,我们是否也应该好好总结一下历史的教训,好好地反省一下我们自己?例如,我们的一次次吃亏、受辱,与日本相比,是不是因为我们太大方,太善良?是不是因为我们缺乏象日本那样一大批精通业务、富有经验、又有爱国之心、能参与国家政策决定的实务型官员?
  是不是我们整体素质不如日本,急需提高?
  据我所知,日本诸如“大藏省”、“法务省”、“外务省”、“通产省”等决定国家政策的政府机关内的高级官吏均出自如东京大学法学部之类的一流大学的一流学科。为了使国家尽快富强、国民尽快过上幸福生活,为了使国家、国人不再蒙受损害和屈辱,我们是否应该通过我国各类高等院校有计划,有组织地连续不断地培养一批又一批通晓国际事物、精通各种业务,熟知自己国家、自己民族历史、富有爱国精神的“高级人材”?
  我们是否应该正确、全面地介绍我国的历史,包括被异民族侵略、奴役的屈辱史,而不是只讲我们多么了不起,只讲我们取得了光辉的胜利?
  在讲我们全民抗战,全民族不屈不挠、奋勇抵抗,终于赢得了抗战胜利的历史时,是否也应该告诉我们的人民:抗战八年,越抗、主动卖身投敌的汉奸就越多,光是充当侵略者鹰犬咬自己同胞的伪军,到抗战结束时竟达数百万这一民族的耻辱?
  在讲张学良将军率领东北将士们发动西安事变,要求一致对外,要求团结抗日时;在讲我们的民族英雄杨靖宇烈士们可歌可泣的事迹时,是否应该提一下:曾有那么一些为分裂祖国,为建立伪满政权不惜余力的民族败类。如担任伪“满洲国总理”的郑孝胥、张景惠之流,虽是来自其他省份的汉人,却竭力鼓吹建立伪“满洲国”,并主动将伪“满洲国”的军事、经济、政治、外交等一切大权均交给日本。
  签订比袁世凯的21条还要苛刻的《日满条约》;掠夺东北农民的土地交给从日本各地来的所谓“开拓团”们;对东北人民的一切反日、抗日言行残酷镇压,心甘情愿地充当侵略者的打手、帮凶……
  在为我们五千年延绵不断的文化、为我们中华民族历尽沧桑受尽磨难仍然屹立于世界东方而骄傲时,是否不应该把明明是异民族欺辱、奴役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不仅不当成我们的屈辱,反倒用现在的观点将其当成“祖国统一”来加以粉饰?是否不应该把那些残杀大多数中国人、当时本是外族的郐子手们当成自己的民族英雄来歌功颂德?因为即使现在已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但历史就是历史,屈辱就是屈辱。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是否应该要有那么一点屈辱感才能不断地告诫自己要奋发图强?是否只有不忘过去,只有居安思危,才能不重蹈覆辙,历史的悲剧才能不再重演?
  我们是否应该学得更聪明点,不再做“宁可自己受罪,也不让他人吃亏”的“损己利人”之类的“善事”?。是否应该正视自己的弱点,真正彻底消除“对内狠、对外软”、“外战外行、内战内行”的窝里斗“国民性”?
  我想,惟有如此才能使国人团结起来,使国人以做中国人为自豪,才能使国家民族立于不败之地。
  我们中国人,是到了该认真反省我们自己的时候了!

  《小资料》

  *1:日本多位政界要人在公开以及非公开的场合多次声称“‘从军慰安妇’是一种‘商业行为’”、“那些慰安妇们难道没有拿到钱?”、“日本政府并没有参与,都是民间人士干的,当然谈不上责任”等。为此韩国老妇人愤恨地喊道:“50多年前你们污辱了我的身体,今天你们还要污辱我的灵魂吗?”
  *2:据资料统计表明,日军侵华期间丢弃在我国境内的毒气弹为200万发、化学剂约100万颗。仅日本政府1996年5月进行了调查的我国吉林省敦化市一地,估计就有70万发。(译自COM的日文电子杂志《华声和语》第120号)
  *3:关于中国甲午战败後被迫签订的《马关条约》的主要内容现摘译日本方面的资料如下:
  一、中国承认朝鲜为完全无缺的独立自主国。
  二、中国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全岛及其附属诸岛屿、澎湖列岛。
  三、中国支付日本军事赔偿金库平银二亿两(约当时的三亿日元)。
  四、以中国和欧洲各国间的条约为基础,与日本缔结日清通商航海条约以及有关陆路交通贸易协定。
  五、新向日本开放沙市、重庆、杭州作为开市港。
  六、承认日本拥有宜昌分厍旒湟约吧虾7杭州间汽船航路权。
  七、承认日本有权在各开港地从事各种制造业、并给予日本有关内国运送税、内地赋科金、征收金等方面的特殊待遇。
  八、条约批准後三个月内日本军将撤回,同时作为诚实地履行条约的担保日军将占领威海卫。
  别约还规定威海卫担保占领地的日本占领军为一个旅团以下,中国政府每年须负担75万日元的驻留军费。
  (参考文献:《日清战争》藤村道生著)
  八万两,岁出为七千九百三十五万两,可见赔偿金额之巨大。
  库平银:纯银575格令(grain)为一两。
  *4:每年有包括外国来的大批游客前去访问的广岛和平公园里,有座祭奠被原子弹夺取生命的日本人的慰灵塔。上面刻有“请安息吧,因为不会再犯错误了”的名句。
  可就在离这个“和平公园”数百米的地方,有一座外国人很少知道的“护国神社”。是专门供奉该地区出身的日军将士“英灵”的地方。去那儿参拜的人数比去和平公园的要多得多,每到正月元旦,那更是人山人海。
  这个神社所供奉的“英灵”是广岛师团的将士。广岛师团是一个就在8月15日战败前夕,在马来西亚屠杀了数万名无抵抗民众的师团。广岛的牺牲决不该忘记。
  可是,日本人在大肆宣传原爆所造成的惨祸、指责美国的残虐行为的同时、就在数百米之遥的“护国神社”、或在其它场所、对以前的帝国主义日本无批判地予以颂扬。
  (摘译自《丑陋的日本人》 金容云(韩国)著)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秀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