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秀莎网
张藏藏与石原东京交锋


  发信站:BBS 水木清华站(ThuNov2703:09:131997)
  听听他们怎么说-支那和倭人
  提交者:张藏藏 于 北京时间 14:28:31 11/26/97:

  听听他们怎么说---张藏藏对撼石原慎太郎

  在东京,中日作家张藏藏和石原慎太郎为南京大屠杀、「支那」和「倭人」等卑称展开辩论,词锋锐利,旗鼓相当,各自纾张了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
  日本作家石原慎太郎一向以国粹主义者自居,是日本右翼阵营的一面旗帜。他主张日本应该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向战後严格监控日本的美国说「不」,对待中国更蓄意使用侮蔑意味的「支那」称呼,认为南京大屠杀纯属向壁虚构,是为了清算日本故意捏造出来的。张藏藏,真名张小波等人所著《中国可以说「不」》出版後,石原没有阅读原作全文,就迫不及待地在报刊上著文反驳,而张藏藏也在亚洲周刊及新著《中国还是可以说「不」》中提笔反击,掀起一场隔海论战。九月初,张藏藏在旅日华人作家莫邦富的策划和安排下首次访日,在东京新大谷饭店桂花厅同石原慎太郎对谈。
  九月五日上午,张藏藏夫妇比预定的时间稍早到达会场,闻讯赶来的日本半官方电视台NHK的记者在会场门口采访了张藏藏。这时,石原也匆匆赶来。一看电视台在采访对手,「主角意识」一向很强的石原,当即板起了脸孔,露出不快之意。
  果然,张藏藏和石原开始对谈後,电视摄制组才拍摄了几分钟,便被石原赶出了会场。
  寒喧几句後,对谈进了正题,张藏藏率先表示:「我作为一个写诗、写小说的作家,对文学领域的前辈是抱著求教和共同讨论问题的诚意来到这里的。有一点要先说明一下。石原先生在报上发的《霸权主义的「自以为是」的暴露》中曾说我们是中国的特权阶层,实际上我们在中国是一群很普通的青年知识分子,是普通的民间人士。」

  石原仍称中国「支那」

  对此,石原不以为然地一笑:「你们写的书在「支那」卖得不错,在日本也卖掉了那麽一点。从这个意义上讲,既然写作发表意见,就要有意识肩负起一个文化人的意识。若是仅跟一个民间人士对谈,我是不来的。」由於石原左一个「支那」、右一个「支那」地称呼中国,张藏藏指出:「如再使用侮辱中国人的『支那』这种称呼,我就中断这次对谈。」石原则称:「为甚麽英文可以称中国为『China』,法语、德语、西班牙语也大致相同,为甚麽日本人不能使用历史上一直用过的『支那』呢?我不认为常有任何侮辱之意。」张藏藏反驳道:
  「因为日本在侵华期间一直用『支那』、『支那人』来蔑称中国,所以中国人对这种叫法自然而然产生了受侮辱的感觉。战後绝大多数日本国民正是基於这种认识,才停止使用这种称呼的,身为一个老作家和政治家,石原先生在这种问题上有失身分,不是太不明智吗?要说传统称呼顺口的话,中国老人一直把日本人叫作『倭人』,但我们尊重绝大多数日本人的今天的感情,是绝不会再使用这种称呼的。」

  论战也涉及台海问题

  台湾问题也是论战的主题之一。石原认为:「北京政府追求霸权。向台湾海峡发射导弹便是明证。你们说,台湾和支那是一个国家。台湾话和支那话相差甚远,怎麽能成为一个国家?」张藏藏反唇相讽道:「想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符合日本和美国的全球战略,你的心情可以理解。
  不过,以台湾话不同於普通话为例,实在牵强附会。上海话等方言也不同於普通话,照这麽说,中国应分为好几个国家才对?」石原接口说:「我认为十五年後,支那会分裂为六个国家,这不仅对支那人是一种幸福,全世界也会为之安心。」张藏藏紧接著说:「有良心的中国百姓和领导人不会让自己国家出现这种状况的,分裂意味著中国将会陷入内战,将降为三流国家。」围绕南京大屠杀真伪一事,石原说:「我从没说过日本军人在南京没杀过一人,但在当时只有二十万人口的城里,怎麽可能杀死三十万人呢?日本军人当时不知道如何对付游击队,所以杀了一些穿便衣的百姓。整个南京顶多杀掉一、二万人。南京大屠杀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是为了追究天皇的战争责任而捏造出来的,当时的支那国民政府见对自己有利,便附声帮腔。
  」张藏藏反问道:「难道曾是德国纳粹党人的拉贝在日记中写的一切都是假的吗?难道被日本兵用刺刀高高挑起的中国婴儿也是游击队员麽?石原避开正面回答:
  「拉贝日记也有一部分假的。」张藏藏笑道:「莫非当年的拉贝估计到日後日记能卖版权、出书和拍电影,竟去虚构南京大屠杀事件?」石原老练地换了话题:「我真可怜你,和日本二战时期的知识分子一样,整个儿地被政府洗了脑,说的话和政府一模一样。写书的人可要勇於说自己想的话啊。」然而,张藏藏并不退让:「中国青年为甚麽最讨厌日本?就是因为日本不反省战争责任。反省战争责任的最好时机,又被日本『操蛋浑蛋』的政治体制下产生出来的『操蛋』政治家故意错过了。」

  愿共同调查南京大屠杀

  在整个对谈中,只有一点双方的意见是一致的。石原说:「日本还存有许多战时资料可以由日中双方出钱,设立一个机构,调查在南京事件中到底死了多少人。」张藏藏说:「我赞成。我的家乡离南京很近,从小就听说日本兵杀了许多中国人,可是中国方面从未细细调查过。这次来了日本,当我知道日本在调查死於原子弹人数,工作得非常细致时,感到再也坐不住了。回国後,我立即想著手做的就是调查南京大屠杀死者的人数。哪怕中国政府不出面做,我也会呼吁民间人士齐心协力来做。」在会谈行将结束时,石原「先下手为强」,作总结性的发言并对张藏藏说:「今天的对谈就到此。我坚信过了十五年後,你会回想道,当年石原说得是对的。」张藏藏微微笑道:「恐怕历史证明还是我说得对。」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秀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