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秀莎网
我眼中的日本


江河

  如果说中国人(再强调一次:不包括台湾人)目前在为数很少的几件事上还能保持“高度一致”的话,这因其难能、所以可贵的少数几件事一定包括对日本的态度:极端仇视和鄙夷,欲灭之杀之尽净而后快。这一点,只要走访几个中文BBS之后,人们是不难看出的。
  “日本”这一字眼为什么能激起本来对国际事务并不热心的中国人的莫大反感呢?仅仅因为五十年前的皇军暴行,还是尚有别因?
  如果我们仔细地思考一下,就会发现日本是一个在很多方面与别国不同的国家,日本人是一种独特的动物。为了做好下一次中日战争的准备,做到知己知彼,以便一举铲除日本,我想谨以此文,做一点小小的贡献。

  一、日本文化----价值观

  我不敢说在所有的价值观方面日本人都和中国人相反,但至少在某些方面,这样说并不轻率。
  首先我想强调一下中国人总体上的一个特征:吃软不吃硬(注意,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优点或缺点,只是一个事实而已,所以不存在吹牛的问题)。中国无论是政府行为还是平民日常生活中,历来都是因他人采取低姿态而吃了大亏。我就不用举例来说明了,任何一位能读汉字的人,稍一联想自己平素的经历就会发现这点。
  与此相反,日本,不论是从一个国家还是人群的角度来看,都是吃硬不吃软的,也就是欺凌弱小、崇拜强权的。日本的这一特征从历史上看,主要表现在它和强邻中国的关系上。日本直到中国明代以前,国力都无法和中国相提并论。做为一个崇强的表现,日本政府冒着巨大的海上风险,屡次派出所谓遣隋使、遣唐使,一方面向中国输诚,一方面从中国引进大量的文化,上至国体法律,下及日常饮食。至今日语中还大量存在的汉字就是证据。中国明代以降,国力渐衰,日本对它昔日的老师改变了态度,先是派出小股海盗对我东南沿海进行骚扰,后来干脆趁西方列强瓜分中国之机大举入侵。
  从现代来看,日本崇强的又一铁证就是它对美国的态度。按说,假如有人把原子弹丢到中国的领土上,以我的愚见,中国人是永远不会成功地压抑如此深仇大恨,与之修好的。但日本就是日本。原子弹使它认识到了美国的强大,于是转而向美输诚(!),本来日人对洋人的崇拜自明治时期即已开始,但这种崇拜竟在日本被洋人打败并占领之后发展到了极致。它接受了美国强加的宪法,并将自己的领土贡献给美国做为反华军事基地。
  更有显著的表现,那就是半世纪以来其语言上的巨大变化,那就是越来越多的片假名词汇。对日语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表示西方外来语的一种形式。日本人以前主要是把西方词汇想尽办法翻成汉字来用的,比如阶级,共产主义,电车,等等。战后,日本开始大量使用片假名来直接表示英文发音来引进英文词汇,到目前为至,上到报刊杂志,下到超市商品标识,都充斥着片假名的影子,如其按日语发音规则读出,会使略通英文的人跌破眼镜,但日本人不在乎这个,照样乐此不疲,大有把日文全部脱胎换骨之势。据有些老年人反映,这已经给它们的生活带来了困难。语言之外,日本的年轻人崇洋的又一表现,是把自己的头发染成屎黄色,无论男女,令人反胃到了极点。对了,还有一处,就是日本的流行歌曲(我从来都认为,与小说、诗歌这些国人认为高雅的东西相比,流行歌曲更能说明一个社会或时代的特征,柳永的词当时就是流行歌曲嘛),现在我可以和任何人打赌:如果你发现哪首日本“流行金曲”里没有一个英文单词,拿来给我看,我保证给你一美刀。目前不仅是歌词正文,连标题来说,大多数日本MTV也是以英文命名的,当然是用片假名表示。日人英文水平之臭,是举世公认的。本人是一俗人,业余就喜欢看点电视啥的,但在日期间,看到日本头发屎黄的年轻鬼子唱出难听的英文,使我一度对电视有了肉体上的恶心反应。(中文流行歌也有这个现象,但为数甚小,只有WILL YOUSTILL LOVE ME TOMORROW等少数几句,且发生在前英殖民地,发音纯正,可以理解)。
  日人的这一行为,如果联想对比其在往上数五百年前对中国及汉语的态度,就很容易理解了。简单地说,日本人就是有这么一种“精神”:谁强,我就爱谁,我就要谁看齐。这是一种没有自己根基的人的正常表现。
  我并不想指出这是好是坏。与这对照,我们中国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就有一种文化上的优越感,即使明显力不如人,倍受欺凌,仍倔强地固守中华文明,从一百年前到现在,一直都在强调体、用之别。确切地说,中国在语言上并不是没有出现象在日本那样的事,近年来一些国人办的公司的名称就有很多例子,比如我校国政系某校友做头的奥德集团的“奥德(ORDER)”,广东的格力电器(GREEN),另有无数南方乡镇企业的不伦不类的破名字。但在中国的媒体上,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对此类现象的批评,说是损害了汊语的纯洁性。这有点象法国,它一直强调法语的纯洁性,将英文最大限度地翻成法文,而不是象很多欧洲国家那样直接使用(但现在面对计算机英语的世界霸权,它也有点力不从心了)。与这些以自己国家的文化为荣的国家不同,日本从来都是以“和最强的人变得一样”为荣。若非因我“有幸”前去日本做过项目,得以亲见,我是不会如此生动地感到这一点的。虽说中国人中目前也有相当比例对美国也是倾心不已(尤以一门心思“出国”的年轻人为甚,我住北大41楼时就有同学非美国电影不看),但和日本人对美国那种全身心地投入的程度相比,这不算什么。我这里提到的全身心,是确是所指的:与我一起去日做项目的美国男人们在日期间猎物颇丰:雌性日本人经常是一见雄性美国人,半小时后就暗示她愿与之上床,连黑人也不例外,一点种族歧视也没有。有一日女,每周固定时间自带食品和饮料来我们住的地方与一黑人扛活,长工一般。而我们中国人,就惨得很,好像跟在美国一样,一般的“留学生”没带家属的就只好看X片,只有公出的大官才能用钞票买到银座的性产业女工,而且据说稍不留神,就有可能会误购到来自上海的女“留学生”。这实在令我心理不平衡了好长时间,巨大的妒忌,使人难以精神胜利。我想,倘若我的祖国目前强大如昔,我等来日做业,慰安妇都是自愿的,那该多好!(就为这个,咱们漂流海外的诸位校友,努力振兴中华吧,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附在别的皮上反正我感到不舒服)注:
  1)本文由作者张贴于北大BBS(BBS.beida.com)上。
  2)未完,待续----前提是至小有10位网友REPLY以表示有兴趣读下文:
  二、日本的经济:从辉煌到没落
  三、日本的国际关系:脱亚入欧与脱欧入亚
  四、中日关系及展望(算总账的战争不可避免,且灭日对中国来说已不为难事)
  五、台湾与日本:(李总统是日本人,其兄李登钦为皇军战死,其英灵奠在靖国神社,李总统在CU读书期间花的就是烈士抚恤金)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秀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