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秀莎网
日本是我们的敌人


  转贴自《华语世界论坛》
  若同意!请转发!(转贴自info.wh.hb.cn)
  作者:熊猫 作于 二 月 25,1998 at 02:12:01:

  昨天在网上,看到一个消息,有一个日本人在网上访问了中国,留下了一句话,很简单的一句话:“KillAllChinese!”,不知大家看了后心里是什么感受?
  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和韩国人民,对于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贯立场,是很不满意的。譬如说,日本扭扭捏捏,从来不肯正式,明确地向这些国家道歉,在1982年以前还坚持不肯承认日本曾经“侵略”过这些亚洲国家。日本政客根本不承认有“侵略”中国的事,当然更是没有“南京大屠杀”的事发生过了。
  “731”部队想必大家都知道,给中国人身体内注射各种细菌,包括叫做“炭疽”的毒疮病毒,还有“伤寒病菌”等等,然后人还没死就开膛破肚,看看细菌蔓延情形如何,然后图文并茂地记载在“研究病历”上,有表格,有座标,还有病情的上升曲线。有的中国战俘被搁置在气温零下的房间里好些天,然后活活剖开肢解,看看各个内脏经过冷冻过后情况如何。这些记录还是日本自己的公共电视公司NHK1990年在美国犹他州保管档案的地方发现的。在此之前,日本根本否认有“731”部队存在,理由冠冕堂皇,说是没有有关“731”部队的确切研究来证实其存在。
  每年一群衣冠楚楚的政客们参拜供满二战罪人灵牌的“靖国神社”。而今年,官防长官尾山静六在8月17日发表了所谓的“日美安全合作的范围理所当然的包括台湾海峡”的谬论。就在四周的批评声余音未落时,他又一次站到麦克风前,对记者们解释了“菲律宾以北地区‘自然’包括台湾和朝鲜半岛”。而访问中国的桥本,屈服于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的右派势力,排除了参观南京的可能性而取道沈阳。
  二战后,占日本主流的右派思潮直到今日仍然认为日本是二战的受害者。二战给他们留下的唯一记忆是原子弹对他们的致命打击。这样一个最后也尝到了战争罪孽的民族,除少数良知外,却没有诚实的反省精神,从来没有认真地想一想他们在别国的土地上都干了些什么,为什么人家要把原子弹扔在他们头上。
  除了不断呻吟原子弹给他们带来的痛苦,从不正视酿成战争灾难的根源。对给亚洲亿万民众犯下的罪恶始终遮遮掩掩、含糊其词。
  “侵略”和“进入”这种简单明了的慨念,日本人较劲了半个世纪,也一代代欺骗了他们的子孙半个世纪。愚昧和狭隘不足以解释这种心理,自私、残忍、和贪婪才是其精髓;日本人记住了原子弹对他们的伤害,却没记住、不想记住、甚至想从历史上抹去“731”部队十恶不赦的罪行,抹去南京大屠杀的事实。
  一个国家如果连教科书也说谎的话,是注定要被毁灭的。
  侵略已是天下皆知,已是常识,但日本政府却坚决要把它从课本上改掉。事实上就是被改掉了,今天日本中学生在学校学着的历史是:他们的前辈曾经“进入”并“发展”到中国和半个亚洲。此事八十年代初曾酿成以韩国为首,席卷了香港,新加坡,台湾,中国大陆的声讨日本的风暴。风暴过去了,时代也过去了。而我们现在的一代中国人,是否已忘记了曾经有过的民族耻辱,忘记了深刻的历史教训,忘记了中国人曾经受过的伤、流过的血!?时代和人对义举的冷漠,比什么残酷的判决都可怕。
  曾经,1971年1月30日,美国在严厉的新闻管制下,使西贡军侵入老挝境内;从而使战争扩大于整个印度支那全域。在激烈的战争发展之中,中国的周恩来总理一行到达河内,他使用了最大限度的表达——如果美国继续采取更大的侵略行动的话,中国将“不惜作出民族的最大的牺牲”——宣布了对北越和老挝解放势力的支持。
  我看过这一小段往事。甚至连“新闻简报”上的周总理的英俊大度的风貌都记得。
  它记载了一个昨天的我们的中国。当时有不少红卫兵越境去越南,投入了抗美援越的战争。还记得76年天安门四五事件,当时的多数北京人,应该都去天安门悼念过周总理。那时的我们和中国也许充满悲剧和充满错误,但是,我们是那么的正义、勇敢和富于感染的精神力量。
  在今天,日本的媒介几乎言及中国必怀讥讽,日本的许多人提起中国语必不恭。而我们现在的中国人中,竟然已经被培养出了那么多的媚日派,然而作为中国的基本舆论和心态的一个外观,仍是人们对日本的普遍反感。今天,简单的说,我欣赏中国人对日本的这种反感,哪怕是嘴上的不服气。这多少有着一点正义!!
  但是,现在,中国人宽容大度地原谅了日本军队曾在中国干的兽性,而许多日本人尤其是很多当权者(其中当然不乏当时日本军人的后代)却不承认他们前辈做的事情;我们无心让后代人还前代人的欠款,而后代人却不领情,压根儿要赖这笔账,这就很难叫我们心平气和了。
  我不是什么日本研究者,我对日本也没有什么兴趣,与我息息相关的、感情深重的是中国,一草一本,三山五岳,青藏高原,内蒙草原,江南水乡,黄土高坡,万里长城,还有我们的长江,我们的母亲河----黄河......。
  对一个国民经济主要建立在出口贸易基础上的国家,再也没有什么比不买他们的商品更有力地使他们认识到他们曾“得罪”过其他民族,这个民族竟然不为其商品的精美价廉所动;在和平时期,再没有什么比这种行动能让他们认识到这个民族是有记忆的、有志气的、有骨气的、有血性的,从而再不敢来随意“进出”了。
  最后说一个犹太寓言:“铁被制造出来的时候,世界上的树木为之惊慌颤抖,神对树木说:‘不用害怕!只要你不提供柄,铁就伤害不了你。’”日本过去是我们的敌人,现在是我们的敌人,将来还是我们的敌人!!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秀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