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
秀莎网
美国远东战略的近代渊源

  
(何新)

  1.近代美国的民族精神
                 
  读近代美国的帝国开拓史,令人不由不产生钦佩:美国的确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个民族的确是一个卓越的民族。尽管它的历史年龄极为年轻,其种族来源也绝非纯一。这种钦佩绝非是由于美国的制度。我所钦佩的是美国立国以来百年如一,贯彻始终的一套国家发展战略。是这个帝国的始创者们那种俯瞰历史面向未来的远大抱负和眼光。以及近代美国卓越的思想家们,对于美国帝国命运和世界使命那种明哲而富于实用主义的洞察力,其政治家们对于美国国家利益的忠诚、信念以及贯彻其国家战略和目标的坚定决心。
                 
  近代美国历史故事的编撰者卡里金斯(C.C.Calkins)曾说:
                 
  “如果说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有一种共同的品质的话,那就是,他们的目光始终面对着前方,遥望目力所及以外的远方,关注着在视野那一边的远景,而且敢于迈开脚步奔赴那未知的前程。”(T HE STORY OF AMERICA,New York,1975)
                 
  走向远方,征服它们,这就是近代美国人的民族精神。在我们的汉唐鼎盛时代,在刘彻、李世民、张骞、苏武、司马迁、卫、霍、李靖身上我们也曾见到过这种富于想象力的开拓精神。但在近代史中,这种精神却似乎是久违了。
                 
  2.将目光投向太平洋
                 
  在世界历史中,从来没有任何国家的领土扩张具有美国在近200年中所达到的那种规模和速度。卡尔金斯说:“开国元勋们中恐怕没有任何人在签署1787年独立宪章的时候会预见到,美国的版图不久将可以推展到密西西比河以西。”
                 
  美国独立时只有13个州,全部领土不足300万平方公里。1800年,美国总统杰斐逊从拿破仑一世手中以每英亩约25美分的惊人低价购进了现在属于美国西部路易斯安那的一片土地。这块土地原来属于西班牙,后来归法国。其中包括森林、草原、平原、河谷和山脉。这样一来,美国的国土扩大了一倍有余。
                 
  1846年,美国从印地安人手中获得了俄勒冈,不久又获得了加利福尼亚。1867年,美国从俄国手中廉价购买了阿拉斯加。1898年美国兼并太平洋中部的夏威夷。到19世纪中叶,北美洲的整个太平洋西北区都已并入美国版图。美国领土比开国时扩大了三倍多,其中有三分之一(90万平方英里)是得之于战争。美国人把这一连串幸运的机会称之为令美国走向“强大的命运”(M anifest Destiny)。
                 
  从这时开始,美国战略家们即将目光投向了太平洋。自1846年以后,在美国战略思想家中已普遍形成这样一种意念,认为美国的帝国使命是必须跨越太平洋而向东方扩展。林肯总统的国务卿西沃德提出:美国的使命是“在太平洋沿岸同东方文明相会”。1852年,他在一次著名的参议院演说中提出关于“被亚洲平原划分成东西的两大文明的冲突与融合”问题(早于亨廷顿文明冲突论140年)。他指出,在不久的将来欧罗巴将要衰退,然而,“以太平洋盆地为中心的沿岸和岛屿这一广大地区,在伟大的世界未来中,必将成为发生各种伟大历史事件的主要舞台。”
                 
  3.东亚形势对美国利益攸关
                 
  但是,在1840年,美国资本主义正面临着不容乐观的问题。英国作为“世界工厂”,把大量商品运进美国市场。到1857年时,加利福尼亚金矿所产黄金的一半,都要用来偿付美国对英国的贸易赤字。美国当时仍然是一个农业国。它向英国和欧洲出口的商品,并不是工业品,而是小麦和面粉。为了开拓美国工业品的出口市场,美国领导人将目光转向了太平洋对岸的亚洲。美国战略家意识到,英国、法国、西班牙、荷兰等国家在近代之所以强盛,是由于拥有东方。印度与中国,对英国产业革命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扩大对亚洲贸易,被美国政治家认为乃是美国资本主义发展迫在眉睫的紧急课题。
                 
  1840年美国总统派遣培理将军(M.Calbraith Perry)率军舰首航日本。
                 
  1844年与清政府签订中美望厦条约,为登陆中国提供了条件。
                 
  1852—1853年,美国舰队以武力进行威胁,强迫日本实行门户开放。
                 
  1856年3月,培理在美国地理学统计学协会发表的演说中,对二十世纪的世界作了如下的展望:
                 
  “……我们美国人民应当思考,怎样扩大领土和权力,从而把撒克逊人安置于亚洲的东海岸。我还想到,美国的强大竞争者也将要向东和向南扩张,把权力扩大到中国与暹罗的海岸,相互对立的自由主义与绝对主义(a bsolutism)的代表者,一旦不可避免地相遇,终会在举世瞩目中发生大规模的争斗。……巨人们正在东方崛起,东亚形势对美国利益攸关。”他还指出:“我们应当具有一种远略,让太平洋及其周边盆地成为美国平静的内陆湖泊。”
                 
  这些话,发表于约150年前。
                 
  4.美国全球战略具有总体和一贯的设计
                 
  19世纪末美国全球战略的设计师马汉(A.T.Maham)在其名著《海权论》中指出,中国在美国的太平洋战略中居于中央枢纽的核心地位:
                 
  “必须重申的是,当前的主要利益焦点是中国,它幅员广大又正处于动荡之中。另外,在中国四周还有着其他陆上及海上的富庶地区,它们构成了从爪哇到日本的东亚世界。既然当前的世界历史正处于一个十分关键的时期,而中国的变化趋势也处于一个将决定未来前景的转折点,那么对美国来说,完全有必要认真考虑中国应扮演怎样的角色,并如何为此做好准备。”
                 
  可以说,19世纪佩里及马汉等战略家的上述思想,影响了整个20世纪美国的外交基本政策。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击败了日本帝国。战后新中国取得了统一和独立,从地缘战略的角度看,意味着在太平洋盆地一个强大主权国家的崛起。这是美国的一些战略家所不愿意看到的。由上述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后来会发生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以及美国近几十年来的全部台湾政策。“这实质上是一场为争夺欧亚大陆边缘地区沿海地带控制权的斗争。”(H.R尼科耳《战争与和平的地理学》)
                 
  丘吉尔说过:“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不读近代美国兴起的历史,就不会了解美国政治家对于全球战略始终具有总体和一贯的构想与设计;以及为什么200年来,这个国家在战略上始终能做到兵无幸胜,算无遗策。我们中国人,难道不应当从这里学习到一些东西吗?
                 
                 

回目录
秀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