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
秀莎网
传奇战将——陈赓

  陈赓(1903—1961),原名陈庶康,湖南湘乡人。出生将门,其祖父为湘军将领。他14岁时只身投奔湘军,4年后脱离旧军队,到长沙粤汉铁路湘局当铁路工人,并在此结识了正在办自修大学的毛泽东,加入了共产党。1923年12月,陈赓考入广州陆军讲武学校。次年3月,随校并入黄埔军校,成为该校第一期学生。在校期间,他曾当过孙中山的侍卫,颇得孙中山和宋庆龄夫妇的赏识。1924年11月毕业后,留校任第二期入伍生连长、第三期本科副队长。
                 
  1925年2月,陈赓随黄埔军校教导第一团参加第一次东征,任宣传队长。10月,又参加了第二次东征,在第一师第四团任连长,后调任蒋介石护卫连连长。华阳战役中,蒋介石兵败被围,绝望地拔出佩带的短剑,欲“杀身成仁”。陈赓夺下蒋的短剑,冒着枪林弹雨把他背出了险境。东征胜利后,他被蒋介石特调到身边任侍从参谋。
                 
  一天,陈赓从蒋介石的桌上看到一本黄埔军校学生和各级负责人的花名册,其中自己的名字下有一行批注:“此人是共产党员,不可让他带兵。”陈赓感到问题严重,于是向蒋辞行。蒋竭力挽留,但却坚决要他脱离共产党。然而,陈赓去意已定,蒋介石大失所望,恼怒地说:“你走吧!你只能当你的连长!你辜负了我一片苦心!”
                 
  1926年9月,陈赓被派往苏联学习政治保卫工作。1927年2月回国,加入武汉国民政府旗下的唐生智部,任特务营营长,并指挥武汉工人纠察队,负责中共中央的保卫工作。7月,汪精卫武汉国民政府与共产党决裂,陈赓随周恩来前往南昌,参加了南昌起义,在贺龙的二十军第三师第六团第一营任营长。会昌激战中,陈赓左腿三处中弹,与部队失散。后来,福建汀州福音医院的傅连樟院长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把他腿上的烂肉挂掉,才得以把腿保留下来。之后,陈赓经香港到达上海,驻进牛惠霖骨科医院。在宋庆龄的表兄弟牛惠霖兄弟的悉心治疗下,他多处负伤的腿骨被重新接好。
                 
  1928年初,陈赓伤未痊愈,就被周恩来调到中共中央特科,任情报科长。在这期间,他化名“王庸”,利用各种社会关系,采取“打进去,拉出来”的办法,派遣情报人员打入国民党特务机关内部,并从敌特机关内部发展为特科工作的特殊的“情报员”,多次粉碎了国民党特务机关破坏中共中央机关的图谋。他还指挥特科红队,惩处了叛徒何家兴、白鑫等人,为保卫中共中央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1931年9月,陈赓离开上海,被派往鄂豫皖根据地,在张国涛的红四方面军任第十三师三十八团团长。11月,升为第十二师师长,率部攻克黄安。此后,陈赓挥师一路打到潢光,四战四捷,歼敌6万多,显现了他杰出的军事才能。在第四次反“围剿”的七里坪战斗中,陈赓右腿受了重伤,于1932年11月回到上海治疗。牛惠霖兄弟又一次治好了他比上次严重得多的腿伤。
                 
  1933年3月,陈赓在看电影时被叛徒发现并被捕。蒋介石特意在南昌行营接见了陈赓,表示:“你是校长的好学生,虽然政治上犯了错误,我可以原谅你。”陈赓冷冷地回答:“我不需你原谅。”蒋又说:“只要你愿意,我可以随便让你指挥任何一个师。”陈赓坚决地表示,决不背叛共产党,也决不参加国民党。蒋介石念陈赓昔日的救命之恩,没有杀他。后来,宋庆龄亲自去找蒋介石,说:“陈赓是黄埔学生,你东征时打了败仗,是陈赓救了你,你现在杀他,岂不是忘恩负义?”此后,蒋介石指示部下放松了对陈赓的监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让他逃了出去。
                 
  陈赓脱险后,被派往江西瑞金,任红军步兵学校校长。1934年10月,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任红军干部团团长,负责中央机关的警卫工作。红军过草地时,周恩来患了严重的肝病,陈赓带领30名战士专门照顾周恩来,用担架把他抬出渺无人烟的草地。躺在担架上的周恩来风趣地对陈赓说:“当年你救过蒋介石的命。如今你又来救我的命了。”红军达陕北后,陈赓任红十三团团长,后调任红一军团第一师师长。
                 
  1937年“七七”事变后,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陈赓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旅长,随师长刘伯承开赴太行山开展游击战争。1937年10月,陈赓亲自率领属下的七七二团,在娘子关以南的七亘村设伏,仅以伤亡30余人的代价,歼日军400余人。1938年3月,陈赓指挥三八六旅在神头岭伏击日军粕谷第16师团,歼其1500余人。接着,又率部在响堂铺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战,击毙日军300多人,击毁汽车180辆。其战斗场面之精彩,令不少前来观战的国军将领赞叹不已。这段时间,用陈赓自己的话说,就是“没有一天没有战斗,我那时简直打得起劲了!”有时一个月就要进行几十次战斗,作战频率之高令人惊叹。三八六旅进入太行后,屡屡重创日军,致使日军以其为死对头,专找其寻战,甚至专门打出“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
                 
  1940年5月,太岳军区成立,陈赓任司令员。8月,率部参加了百团大战。1943年10月,指挥太岳部队伏击日军“战地观察团”,击毙日军军官180多人,其中少将旅团长1人、大佐联队长6人,其余全是中队长,气得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暴跳如雷地嚎叫:“再牺牲两个联队,也要消灭这股共军!”
                 
  1943年11月,陈赓赴延安中央党校学习。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陈赓返太岳,任晋冀鲁豫军区太岳纵队司令员,率部参加了上党战役,在长治之战中大败阎军。之后,赴临汾、太原、北平等地参加和平谈判。1946年6月,国共内战全面爆发,陈赓返太岳,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司令员,在临汾和浮山地区迎战他的黄埔一期老同学胡宗南,全歼其“天下第一师”——整编第一旅,生擒中将旅长黄正诚。黄正诚被俘后很不服气,扬言:“如果摆开再打,你们不一定能胜。”但他一见到声名赫赫的黄埔大师兄陈赓,立即立正敬礼,认输投降。
                 
  1947年7月,毛泽东决定,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第9纵队和第38军组成一个独立兵团,由陈赓任司令员,谢富治任政委,统帅大军,南渡黄河,挺进豫西,与刘邓、陈粟大军构成“品”字形经略中原。毛泽东要求陈赓:“一定要以破釜沉舟的决心打出去。”8月,陈赓、谢富治率8万大军强渡黄河,腰斩陇海路,向西横扫,仅半个月,歼敌3万多人,威逼潼关,迫使洛阳李铁军第五兵团以其主力整编第三师西援。陈赓以部分兵力伪装主力,采取多路行军,增灶虚张声势等疑兵手段,牵着整编第三师走了一大圈,将肥牛拖成瘦牛,然后一刀宰掉。李铁军也是黄埔一期学生,在抗日战争中表现不凡,不料栽在老同学陈赓手里,他唉叹道:“我半世英名,被陈赓毁于一旦。”全歼整编第三师后,陈赓乘胜挥戈东进,于1948年3月攻克洛阳。
                 
  1948年5月,陈赓兵团并入刘伯承的中原野战军,陈赓任第4纵队司令员。10月,率部参加了淮海战役。12月,指挥中野东集团,参加围歼黄维兵团。1949年2月,任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司令员。4月,率部横渡长江,攻克南昌。随后,率领第四兵团和四野第十五兵团挥师南下,于10月攻克广州。之后,马不停蹄,又率领第四兵团横扫了广西、四川、西康、贵州、云南五省,漂亮地指挥了阳江围歼战、粤桂边围歼战、滇南追歼战等著名战役。1950年2月,进驻昆明,任西南军区副司令员、云南省人民政府主席、云南军区司令员。
                 
  1950年7月,应越共主席胡志明之邀,陈赓以中共中央代表的身份,率20多名随员由昆明风雨兼程赶往越南,帮助越南进行抗法斗争。经过1个多月的调查研究后,陈赓拟出了作战计划。随后,陈赓指挥越军发起边界战役,仅一个星期,便全歼了法军两个精锐兵团3000余人,攻占高平、七溪,那岑、同登、谅山等地,迫使驻守老街、沙巴的法国军队和进犯太原的军队撤离。当时美国国际合众社报道说:“这是法军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军事失败。”
                 
  1950年11月底,陈赓从越南返国,一个月后又赴朝鲜战场考察。1951年春,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率部参加了第五次战役。1951年8月,被任命为志愿军副司令员,仍兼第三兵团司令员。1952年4月,陈赓接替彭德怀主持志愿军司令部工作。鉴于美军在武器装备上优于志愿军,陈赓扬长避短,要求全军在防守的各要点上构筑坑道工事。在陈赓的指导下,仅仅几个月,志愿军就在横贯朝鲜半岛250公里长的正面战线,形成了以坑道工事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在历时43天甘岭战役中,美军向两个总面积不足4平方公里的山头倾泻190多万发炮弹,投掷炸弹5000余枚。我志愿军依靠坑道工事,打退了敌军多次大规模的进攻,以极小的代价,毙伤俘敌25000余人,击落敌机270余架,击毁击伤其大口径火炮60余门,坦克14辆,最终赢得了战役的胜利。
                 
  1952年6月,陈赓回国,奉命筹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即后来著名的“哈军工”。7月,陈赓出任该院院长兼政委。此后,他一直兼着“哈军工”的院长的职务。1954年10月,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9年,任国防部副部长。1961年3月16日,一代战将陈赓因心肌梗塞复发在上海去逝,享年58岁。
                 
回目录
秀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