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第二十三章 美军在索马里不能一走了之


   
一、“非洲之角”战火遍地

  位于非洲之角的索马里可能是当今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中央政府、军阀各自为政的国家。在这个连年饥荒的国度,人们铤而走险,发动了漫无边际的军阀派系冲突,内战使原本就已陷入了水深火热境地的贫民更难维持艰辛的生活,而军阀们除了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外,并无意使战火平息。再加上这军阀之间的关系相当复杂和奇特,不同于当前世界别的热点地带,因此,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
  索马里,过去很少有人知晓,也不为人们所关注,现在却成了世界上的一个热点地区,新闻不断报道那里发生的事件,弄得联合国都觉得不好办。而号称世界第一强国的山姆大叔也身陷泥潭,欲拔不能。
  联合国的维持和平部队在那里也时常遭致攻击,这是历史上少有的事。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一种使联合国下了很大力气都未能解决的局面的产生?这还得从索马里这个国家说起。
  索马里位于非洲的最东部。由于它像一支巨大的牛角插入印度洋,因而它也被称为“非洲之角”。人口约840万,面积不足64万平方公里。整个国家是一个农业国,以农牧业和种植业为主,也是世界上最贫穷国家之一。
  在本世纪初,由阿卜杜勒·哈桑领导的反殖民主义斗争,持续了20多年。1960年国家独立。索马里全国人民同属一个民族,讲同一种语言,信奉伊斯兰教,这样不存在什么民族矛盾。由于索马里国家十分落后,在国内还存在着许多的原始部落。主要有三大部落:北部的伊萨克部族,中部的哈威依部族和南部的达鲁德部族。在每个大部族中又繁衍出许多小的部落。每个小部落就是一个小社会。由此产生了部落之间的矛盾。有时,部落之间争斗得你死我活。这是造成战火不断的主要根源。
  1969年10月21日,以西亚德·巴雷为首的一批民族主义军官发动了政变,成立了以他为主席的全国最高革命委员会,并停止政党活动。由于西亚德在国内政策上体现“多部族利益均等”,因而一直到80年代中期前,索马里政局较稳定。1985年以后,西亚德走向独裁,任人唯本部族是用,排挤其他部族人士,这样就打破了部族平衡的格局,使得部族矛盾激化。西亚德政府逐渐失去民心。
  1988年5月,索马里北部的伊萨克族首先揭竿而起,进行大规模反政府的武装斗争。南部的达鲁德部族也于年底对政府发动进攻。中部的哈威依部族也于1990年成立了“索马里联合大会”组织。
  1990年8月,三方部族首领召开了一次协商会议,决定联合起来对政府军采取一致的行动,并就设立一个联合指挥部以协商三方部队行动问题达成协议。经过激烈战斗,反对党于1991年1月27日控制了整个首都摩加迪沙,宣布推翻西亚德政府。
  随着新政权的诞生,索马里内战按理说应划上一个句号。
  但是,权力斗争却又使得索马里内战的战火又重新燃起。先是索马里联合大会党内部以临时总统迈赫迪为首的和索马里联合大会党主席艾迪德为首的敌对两会发生严重内讧引起了一场新的内战。而联合大会党夺取政权后宣布成立完全由哈威伊部族组成的临时政府,完全不顾其他众多集团利益的做法引起了其他部族的强烈不满。从而其他部族又联合起来向首都发兵。在首都摩加迪沙市区的炮火从未间断过,造成大部分市民流离失所。
  临时总统迈赫迪和身兼三职(联合大会党主席、议长、军队参谋长)的艾迪德为首的两派,为了争权夺利,到9月初,矛盾发展到了公开冲突的地步,双方在首都摩加迪沙激战三天,动用了包括机枪、火箭、大炮在内的各种轻重武器,首都硝烟弥漫,造成300余人死亡,700多人受伤。后经调解,迈赫迪虽然作出了让步,但只在政府中为艾迪德留下少量职位,艾迪德并不买帐。
  1991年11月,双方冲突再起并发展成为大规模军事作战行动。12月30日,战斗再度升起。
  1992年1月4日,迈赫迪集结部队反攻摩加迪沙,激战久久不能平静。
  最后,艾迪德武装主要控制首都以北地区,迈赫迪控制首都以南地区。两派矛盾尖锐,联合国和欧共体一直想努力使双方坐在同一张谈判桌上来,都未成功。
  祸不单行。对索马里来说,连年的战乱使索马里的经济遭到了严重破坏。近年来又遭受本世纪最严重的干旱,农业一蹶不振,使得原本就十分虚弱的经济更加恶化。战乱饥荒和大量武器流入民间,造成四处打家劫舍的人增多,人人手中有武器,整个国家处于无政府状态。据统计,从1991年到1993年,就有30万索马里人死于饥荒,还有200万人受到饥荒的威胁,每天有1000人濒临死亡边缘。大约100万人逃往邻国。
  国际社会也一直关注索马里的局势。
  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曾呼吁交战双方结束冲突和帮助联合国向灾民提供食品援助。
  非北约秘书长萨利姆也曾呼吁两派结束内战。
  阿拉伯联盟还于1992年1月5日召开了紧急会议,讨论索马里局势。这次会议作出三点建议:一是要求联合大会党两派在摩加迪沙立即停火;二是成立一个由阿盟秘书长马吉德为首的阿拉伯外长委员会同索马里有关各方接触,邀请索交战双方领导人参加和平会议;三是呼吁建立阿拉伯紧急援助索马里基金,向由于内战而陷于饥饿或无家可归的几十万索马里人提供紧急援助。16日,伊斯兰会议组织也表示支持阿盟为结束索马里内战而作的努力。
  1992年7月,安理会通过了一项采取“大规模人道主义行动”的决议,向索马里提供大批紧急救援物资。随后,救援物品被纷纷送到索马里,然而,这些本可以使成千上万妇女儿童免遭饿死的食品运达后却根本到不了饥民手中,反而成了冲突各方和众多的武装匪徒抢劫和为之交战的目标。有的食品甚至被抢走又被偷运出境以换取武器弹药,也有的被匪徒抢走囤积以高价出售牟取暴利。到后来,有些地方武装人员竟然炮击运送救援物资的车队和船只了。
  由于军阀混战,匪徒横行,救济食品很难到达难民手中,甚至连运送物资的人员安全都没有保障。
  索马里成了无政府主义者的乐园和世界上最为悲惨和死亡之地。
  在这种时候,“世界宪兵”美国自然而然地出现了!《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引述“联合国发展计划”一位顾问的话说,两年来把索马里搞得支离破碎的交战各派一直要有一个大部族出现来收拾残局,美军就是这个大部族。
   
二、美军进驻摩加迪沙:缴枪不杀

  鉴于非洲的普遍情况和索马里的特殊情况,1992年9月中旬,一支和平先遣队在联合国指派下进入战火纷飞的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旨在展开对数以万计的饥民的援助。
  这支先头部队面临的是没有统一政府、统一军队、统一警察,然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枪的摩加迪沙,是一个没有为数百万人共同生活提供必需品的“国家”,它没有行政管理机构、司法、能源供应、公路建设、通讯联络,更不用说“党派”或地区性“议会”了,有的只是大大小小的军阀盗匪和每天的枪炮声以及随之而来的流血事件。这是一场特殊的战斗,因为在这里几乎分不清敌友,人人都有枪,并且武装抢劫已成为数以千计的青年人选择就业机会的唯一行动。因此,联合国和平先遣队除了在一些小型的场合发挥作用外,未能给索马里带来安定。
  鉴于索马里在联合国干预之下仍然战火不熄,安理会不得不再次派兵,并且以美国部队为主力,登陆索马里,收缴各派军阀的武器,敦促交战各方谈判,使国际社会向饥民的救援物资能无损地送到他们手中,建立一个“进行人道主义救济活动的安全环境”。但美军认为要让武装分子缴械并清除北部一个庞大的布雷区,再训练一支由当地人组成的警察部队以维护秩序,至少需几年的时间,而美国虽然愿意为此出力,但也不想被陷在那里。
  11月25日,布什总统宣布:美国愿意派遣2800人的兵力参加由联合国组成的联合国部队,前往索马里保护救援物资的分发。布什总统之所以出来收敛这个残局,据说他想充分利用他作为美国总统的有限的时间里的每一分钟,为自己的4年任期划上一个漂亮的句号,并希望通过这一行动为自己在美国历史上确定一个位置。
  美国发出这个信息后,经过几天协商,安理会于12月3日晚通过了决议,决定派联合国部队前往索马里,以确保救援物资的运送分发。联合国决议通过后,法国、英国、日本、加拿大、摩洛哥、土耳其等国家纷纷响应,表示愿意出兵、出钱、出物。这表明了世界各国对索马里局势的关注和对索马里人民的支援。
  安理会依据联合国宪章的规定授权使用军事力量,派遣以美军为主的20多个国家参加的多国部队,于12月9日在索马里展开代号为“恢复希望行动”的武装救援行动。
  12月9日清晨,联合国派驻索马里联合国部队中的第一批美国海军陆战队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附近的一处海滩突击上陆。美军首先进驻摩加迪沙,很快就控制了所有的机场和港口。
  与此同时,法国第一批近200名士兵也从邻近的吉布提抵达摩加迪沙,并在摩加迪沙机场附近路口设置了检查岗。联合国部队对索马里的救援行动就这样开始了。
  在多国部队强大的军事压力之下,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及邻近地区局势迅速好转,安全得到一定恢复,救援食品也开始不断地送往分发点,“恢复希望行动”为数百万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索马里人民带去了一点希望。
  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部队进驻索马里后,局势得到了初步控制。美国特使罗伯特·奥克利在美军登陆后24小时之内就安排索马里两大派别头目会面。这样给人们的印象是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为此努力了几个月都未办到的事,美军一来,便办到了。人们对美军恢复索马里稳定的期望比较高。但,这样一来如果美军有负重望,就会遭到大家的责骂。
  美军设想,在索马里的行动将分阶段进行,先占领摩加迪沙机场港口,建立沿海基地,然后逐步向内陆推进。部署和展开既不易而耗时,撤出就更难和要长些时间。
  美国一些人担心,索马里可能变成另一个越南。
  一个资深老兵抱怨说:“现在,别以为冷战结束,世界太平了,其余全球到处都充满了可能的越南、波黑、中东、安哥拉、海湾、索马里……到处都是新的越军。我们美国老兵虽说对这些都见惯不惊了,但还是希望早一天回家睡大觉。”
  这种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在索马里境内,人人都有武器弹药,秩序混乱,既没有政府,又无警察,这样的无政府状态,无疑是对执行维持和平的部队是一个最大的障碍。
  就在美军登陆前,两派武装力量进行激烈交战,48名旁观者死亡,51人受伤。另外,一个部族在港口城市基斯马尤杀害了100多名宗教领袖、商人和其他知名人士。索马里的目击者和美国外交官说,控制基斯马尤的奥加登部族领袖奥尔马·杰斯的追随者连续三个夜晚挨门搜查,抓到了几十个人,并将他们杀害。他们这样做主要目的是试图除掉可能支持美国人的受过教育的索马里人。
  几周前,西方情报机构已经注意到,索马里的各派武装可能估计到国际社会将进行干预,有些地方武装把部队和重武器全部运往内地,一些散兵匪徒则到处贮存大量轻武器。
  美国陆战队在街上凡是见到手持武器的人都要进行盘查,并收缴他们手中的武器。美国计划在使用武力的同时,也将采取一些说服的手段。据悉,五角大楼将在已经派往索马里的2.3万士兵之外,再动用1500名特种作战士兵到索马里去,其中包括两个营的“绿色贝雷帽”。
  美国一位高级官员说:“每个人都同意,索马里必须结束枪杆子的统治,问题是如何做。”同时提出,现在的关键问题是,美国派往索马里的特使罗伯特·奥克雷能否说服那些武装交出他们手中的武器,实现和平也可能有希望。
  在奥克雷和美军司令约翰斯顿的安排下,索马里的最大对立派法拉赫·艾迪德和阿里·迈赫迪举行了首次谈判。经过谈判,双方最后同意结束对摩加迪沙的分割,从街头撤出各自的战斗人员和车辆。但是,这一协议对其他小股的地方势力并没有约束力。而且,这两个头目经过几年交战,积怨较深,能否严格履行诺言,还是个未知数。尤其是艾迪德不会轻易罢手。
  那么,艾迪德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艾迪德今年60岁,他小的时候,家庭贫穷,是个牧羊童,10岁那年离开家乡到首都上学。在即将毕业的时候,他参加了意大利军队,1956年升为中尉。他曾因参与部族冲突,被前总统关进监狱达6年之久。1989年,他成为索马里最大的反对派索马里联合大会的领导人。当他于1991年初到达摩加迪沙时,先期到达的迈赫迪已宣布担任索马里临时总统。艾迪德见此,坚决反对,于是与迈赫迪拉开了武装斗争的序幕。经过4个多月的交战,艾迪德控制了摩加迪沙80%的地区,成为索马里最有军事实力的部族首领。
   
三、艾迪德扬言发动大规模圣战

  “恢复希望行动”执行几个月后,索马里的饥荒有所缓解,首都摩加迪沙和邻近地区的治安开始好转。特别是多国部队强大的军事压力,使各派武装力量间的冲突大为减少,局势没有再恶化。
  然而,在维持和平部队收缴两派手中的武器时,触动了各部族头领的自身利益,他们觉得这样下去将会动摇自己的权力,说话的份量将减轻。为此,艾迪德对联合国索马里行动极为不满。美国一些研究人员也曾提出这个建议,索马里人也有人赞成这么做。
  一些穆斯林领导认为,只要“一点钱”,就能让一般平民把武器交出来;不肯交出的,再以武力对付。救援组织也普遍支持这一建议。在联合国,也讨论过这种建议,遭到一些人的反对。他们认为必须同时达成政治解决方案。一位官员说:在没有一项政治解决办法的情况下,进行这种交易是不可行的。因为,索马里人不会交出他们的武器,除非能得到保证,敌对部落不再攻打他们。
  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在初期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其一是交战双方的头目——摩加迪沙南部的艾迪德和北部的迈赫迪的言和;其二是救援物资得以运到索马里全国各地,分发到饥民手中;其三是各派政治势力于1993年1月达成协议,同意在3月中旬举行全国和解会议。
  1993年2月底,艾迪德主动发动了一场暴乱。美国士兵成了索马里枪手们的射击目标。有6名美国士兵丧生。
  紧接着,美军和法军两次采取大的军事行动,一次摧毁3辆向美军直升机开火的索马里人的武装车辆,一次向1辆强冲路障的小货车开火,先后打死多名索马里武装人员。
  分析家说,艾迪德在索马里首都掀起的骚乱目的是显示他的政治实力。他想告诉美国人,在索马里恢复法律和秩序仍然主要取决于他。美军最高司令部担心的不只是艾迪德成功地在幕后策划和指挥了暴力行动,而且还担心暴力行动会迅速蔓延。
  艾迪德在电台发表讲话,扬言要对美国部队发动一场大规模圣战。
  在美国采取了强硬行动后,3月28日,在联合国主持下,索马里的15个政治派别参加了和解会议并达成了和解协议。
  长期内战的索马里人终于迎来了和平的曙光。
  事实上,事态并没有像人们预想的那样向前发展。
  索马里人一天比一天大胆,外国军队刚到索马里时,他们对现代的军事装备感到恐惧,冲突和抢劫行动都有所收敛,派系斗争转到了军队不管的地方。但是他们现在不再害怕以美国为首的大批驻军了。
  记者们看到,摩加迪沙街道上武器绝迹几天,又陆续出现了,先是手枪,然后是AK——47步枪。美军驻地几百码之外,就可见到索马里人手持武器走来走去
  5月4日,美国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的决定把军事指挥权移交给土耳其将军北切维奇,美国海军陆战队大规模从索马里撤军,首都的安全主要由联军中的4000名巴基斯坦军人负责。
  人们刚为索马里的事松口气,蓝灰部队与武装分子之间的流血事件就接踵而至
  6月5日,巴基斯坦军人到艾迪德控制的“摩加迪沙”电台附近,对其中一个军火库作例行检查巡视时,突遭艾迪德武装分子的袭击。23名巴基斯担士兵丧生,57人受伤,受伤士兵中包括3名美国人。该部队奋起组织还击,有40多名索马里人被打死,131人受伤。美军一个连在直升飞机掩护下,立即前往营救。
  同一天,80名巴基斯坦军人和10名美国军人被艾迪德武装分子围困在一个用旧烟厂伪装的军火库中,直到意大利军队12辆坦克和6辆装甲车来营救,才突围出来。这次流血事件是30多年中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死伤人数最多的一次战斗。
  流血争斗、抢劫一类的事又在多国部队眼前发生了。军事人员说,他们在护送的路上发现的石块越来越多。一些年轻人向维和部队发射火箭。有的索马里人在美国军车前慢慢地行走,他们的同伙则在车后试图偷走车上的东西。
  为此,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通过一项决议,授权维持和平部队在执行第二阶段恢复和平的使命时可以使用武力,对那些胆敢干扰破坏和平行动的人员给予有力打击。决议中还向第二期联合国索马里行动提供包括装甲运兵车、坦克、攻击直升机和运输工具在内的紧急援助。安理会还支持加利秘书长关于扩大第二期行动的报告,将现有的16700名官兵迅速扩充至2.8万名
  6月8日凌晨,巴基斯坦官兵又遭袭击,其后两天,有数百名联合国官员和救济人员撤离索马里。
  为了对索马里的艾迪德武装进行打击,6月11日,联合国在索马里行动总部发表声明,将对肇事者严惩不贷,以期恢复和平行动。
   
四、美国人该怎么办

  6月12日凌晨,两架AC——130“幽灵”型特种作战飞机和数架AH——1W超级眼镜蛇直升机打破了平静的夜空,对艾迪德武装营地实施了第一次轰炸,摧毁了艾迪德控制的电台和4座弹药库。天亮以后,美国陆军1200名快速反应部队和11国联军突击占领了摩加迪沙多处战略要点,逐户搜查艾迪德和他的4名助手,逮捕了200多名当地武装分子,缴获了一批坦克、大炮和重武器
  6月13日,联军发动第二轮空中袭击。14日凌晨2点,联军发动了持续90分钟的第三轮空袭,继续对艾迪德的军事目标进行轰炸,摧毁了30多辆配备了机关枪的军用吉普车
  6月17日凌晨1点35分,联军开始长达4小时的第四轮空袭。艾迪德总部大火燃起,不久就成了一座废墟。联合国驻索马里特别代表乔纳森·豪上将立即正式命令联军总司令逮捕艾迪德。上午11点,巴基斯坦士兵首先攻入艾的住所,但艾迪德已逃之夭夭。
  由于艾迪德自6月份以来不断制造流血事件,联合国安理会曾一致通过837号决议谴责这一事件,并要求缉拿凶手,绳之以法。联合国决定将对艾迪德以犯有反人类、反对联合国部队和煽动暴力等罪予以起诉。由于这种做法在联合国的历史上尚属首次,为了解决这一行动的法律问题,一组联合国的律师被派往摩加迪沙,指导联合国部队执行对艾迪德的逮捕令
  6月30日,联合国部队中的美国部队指挥官下令以2.8万美元悬赏捉拿艾迪德,不论是死是活,一定要抓住艾迪德。
  然而,自1993年6月以来,艾迪德的800人的武装与联合国的2万多部队周旋,游刃有余,终不为美军所获。这使得美军大丢面子。这一方面是他有部族的支持,熟悉首都的一草一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多国部队在突击中造成很多平民的死亡,激起民愤,而使各部族的索马里人纷纷反对占领军,倒向艾迪德
  9月9日,美军“眼镜蛇”式武装直升机向人群频频发射20毫米炮弹,使妇女、儿童在内的203名平民死亡,349人受伤。
  美国向艾迪德的不断进攻,使得驻索美军成了众矢之地,一举一动都受到索马里人的监视。就连驻索机构的文职人员白天也不敢上街,下班都要用直升机载送回家
  9月28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宣布,美国今后的目标应该是把索马里的事情交给索马里人自己去管和“给参与维持索马里和平的国家的脱身确定一个日期”。这说明美国人已在改变他们在索马里的战略。
  10月3日,由于索马里的好斗分子在摩加迪沙击落2架美国直升机,因而爆发了一场战斗。5名美国人丧生。那天,美国别动队——美国陆军训练和装备最好的部队之一,在袭击艾迪德的助手们开会的秘密场所后的撤退途中,在摩加迪沙大街上被艾迪德的部队击溃,由于救援部队迟迟不能赶到而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在长达15小时的激战中,美军的伤亡率高达70%。
  到10月初为止,在索马里的包括美国在内的维持和平部队的人员死亡人数共达64人,至少有214人在战斗中受伤。
  由于上述一些恶性循环的暴力事件不断发生,使得参加维持和平行动的国家表示严重担忧。有人提出,维和部队过多使用暴力,与恢复和平的目标背道而驰。
  对此,参加维和部队的国家之间及与联合国关于如何处理索马里问题产生分歧意见。争议开始是由意大利单独与艾迪德支持者会谈而引发的。7月2日,3名意大利士兵被索武装分子打死。为这件事,意大利维和部队司令洛伊和艾迪德支持者进行了会谈。这可是违背了联合国作出的关于维和部队的任何参加国不能单独与艾迪德进行会谈的决定。于是联合国就决定让洛伊尽快离开索马里。意大利政府立即作出强烈反应,认为洛伊是否离开索马里应由意大利政府来决定。
  意大利政府认为,联合国应该停止在索马里的军事行动,这样才有利于通过和平方式在索马里恢复和平。这一观点得到了德国和法国的支持。
  美国一直主张对艾迪德武装采取强硬的措施。美国认为,要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追究杀害4名美国士兵的凶手及其幕后者。联合国方面也立场坚定,其特别代表乔纳森·豪将军重申,联合国维和部队致力于解除索马里各派武装,把艾迪德绳之以法。
  随着伤亡人数的增加,美国国内对美军的出兵也议论纷纷,国会有人提出要求美军从索马里撤军。另一些国会议员批评说:正是因为目前美军在索马里执行的政策与索马里的实际不符,而索马里内战没有停下来,反而使联合国也卷进去了。
  联合国维持和平内部出现意见分歧,甚至分裂,这正中了艾迪德的下怀。
  艾迪德一开始就不喜欢联合国在索马里的存在,他认为联合国是他夺取总统宝座的障碍。所以,在美国把多国部队指挥权交给联合国后,他让他的支持者拿起武器,走向街头,向维和部队展开了一场游击战。艾迪德不断煽动索马里人反联合国的情绪,并向联心国在索马里存在的合法性提出挑战。
  要求是他所有部队撤出索马里,让“索马里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
  看来,艾迪德在某种程度上已达到了目的,因为联合国维和部队已不知不觉地变成了索马里土地上交战的一方。目前,一些索马里人对联合国维和部队的信心已大大减弱,他们认为联合国维和部队已不再是一支能保护他们生命安全的中立力量。
  10月7日,法国国防部长莱奥塔尔尖锐地批评了美国在索马里采取的行动,指责美国的所做所为超出了人道主义使命。他说:“索马里的行动渐渐偏离了原定目标,明显地变成了不能容忍的对抗,而且其态度也不能为索马里人所理解。”
  国际舆论遣责声更激烈。德国报刊称美国“在索马里进行的是一场肮脏的战争。”非洲统一组织秘书长萨利姆说:
  “在索马里的暴力行动已损害了联合国在那里的基本救援目的。”
  美国与联合国在索马里问题上的合作分歧不断地扩大。
  分歧之一是联合国部队在索马里的使命问题,这也是他们之间的根本分歧。美国认为,他们的目标是给这个受饥荒摧残的国家带来稳定,而联合国却想在这片废墟上重建这个国家。
  另外一个分歧是将艾迪德从政治舞台上清除掉有没有必要。
  联合国虽然签发了逮捕令,美国军队的指挥官也宣布要悬赏捉拿艾迪德,但是,最近美国却暗示,其今后的目标不再是抓艾迪德。
  随着武装冲突不断加剧,摩加迪沙的安全保障越来越差。
  新闻记者和救护人员出门时不得不带上保镖。人道主义救援活动也因缺乏安全保障而大大减少,维和部队尽量从空中进行巡逻。
  观察家指出,在大批武器尚流散在索马里人手中的情况下,任何平静都是短暂的和虚假的现象。
  在8月6日的时候,索马里的14个武装派别中11个派别又签署了一项新的和平协议。索马里前总统欧斯曼在签字仪式上说,索马里的利益重于那些追逐权力者的个人利益。他呼吁这11个派别严格遵守协议。
  遗憾的是,索马里临时总统迈赫迪、艾迪德和摩根领导的3个派别没有在这个协议上签字。
  美国军方发言人弗雷德·佩克说:“我们正迅速地接近这样一个时刻:我们可以不慌不忙地把接力棒交到联合国手中。”佩克上校还指出,在实施“恢复希望”行动期间,人们在索马里共建立了8个人道主义援助区域。目前在这些区域的人道援助工作得到了“安全保障”。他说:“有待解决的问题仍是首都的问题”。佩克上校认为,多国部队也许会考虑有步骤地将指挥和监督权移交给联合国。他还说,重要的是应重建一支索马里警察部队。在此部队建立起来以前,美军的“警棒”接力赛就不能进行。
  事实上也是如此。摩加迪沙发生过这样的事:刚登陆的一支美军巡逻队在一屋子内发现大批军火,包括重型机关枪、一箱箱的子弹和一门榴弹炮。美军要收缴,索马里人抗议。巡逻队向上级报告,得到的回答是:“立即上车离开!”事件显示,美军无意在收缴武装上发挥积极作用。一位法国高级军官说:“要解除索马里的武装是不可思议的。”
  不久前,红十字会61辆救济车一开出重兵把守的摩加迪沙海港的大门,就受到枪弹的袭击。一伙歹徒从路两边跳出来,疯狂地向车队开火,并抢走一袋袋小麦。
  索马里人要求美军继续进驻。但据有关人士称,美军希望索马里人自治的要求如果不被索马里人实施,则美军无意自找一个新的越南。
  冷战时期,索马里一直是前苏联的势力范围,苏联解体后,美国早就想填补这一真空。索马里内乱,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美国一看机会来了,便积极参加,唱了主角戏。另一方面,这样做美国还可以实现进一步插手非洲国家事务,遏制中东非激进的穆斯林的目的。
  非洲国家指出:联合国不应该像海湾战争那样,被利用来使美国的海外冒险合法化。
  事情叙述到此,索马里问题并未得到最后解决,要想解决这一问题,还要联合国以及国际社会一起采取有利的可行的措施,不要把救援行动变成进攻,要逐渐消除旧怨,这些都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那么,美国人怎么办呢?正像许多人看到的那样,美军在索马里并不可能一走了之。现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一方面宣布将要从索马里撤军,另一方面却决定增加索马里的美军。
  这一切又很难自圆其说。
  索马里——又一个令美国人头痛的地方!

  ------------------
  allan9扫描校对 || http://www.xiusha.com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