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第十九章 “蓝勺子”计划无懈可击


   
一、美国人的神经又一次紧张起来

  美国通过“草原烈火”和“黄金峡谷”行动,狠狠地教训了卡扎菲一番,出了心中一口恶气,美国人弹冠相庆,正准备好好松口气时,另一个美国人放心不下的人物,又开始活跃起来,跟美国人叫起了劲。他就是巴拿马的铁腕人物诺列加。
  诺列加扬言,他要收回由美国人控制的巴拿马运河的主权。
  美国人的神经又一次紧张起来。
  要了解巴拿马与美国在巴拿马运河上的恩恩怨怨,还得从头说起。
  1903年,美国强迫刚刚取得独立的巴拿马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取得了开凿巴拿马运河的权力,并且永远租借运河区。
  1914年巴拿马运河建成,使大西洋和印度洋之间的航程缩短了1万多公里。美国一直是运河的主要用户和受益者,每年运河总收入约3亿美元,绝大部分为美国所得,巴拿马只能得到少得可怜的零头。美国把运河两岸16.1公里范围划为运河区,设立美军南方司令部,不许巴拿马人入内,使运河区成了“国中之国”。
  对于美国年复一年地从自己的领土上掠走巨额美金,巴拿马人是极不甘心的。几十年来,巴拿马人不断地为收复巴拿马运河的主权而斗争,经过长期努力,两国领导人终于在1977年于华盛顿签订了新的运河条约。新条约规定,1999年12月31日午时之后,运河完全交巴拿马管理。从1990年起,运河区管理委员会的主任应由巴拿马人担任,副主任由美国人担任。美国的南方司令部必须同时撤离运河区。
  按说新协议一签订,巴拿马收回运河主权只是时间问题了。作为超级大国的美国能作出这种让步,已是极其不易的了。可是,80年代中期,诺列加登上了巴拿马总统的宝座。上任伊始,他就宣布要收回运河主权,问题就来了。
  曼纽尔·安东尼奥·诺列加将军不仅在巴拿马是响当当的“超级明星”,就是在美洲以及整个世界也是一位名闻遐迩的统治者。
  诺列加确实非等闲之辈,20年前,他就是中央情报局间谍。他曾就读于秘鲁的一所军校,读书期间,校官经常发现他行踪难觅。
  一天傍晚,绿茵茵的草坪上,两个青年正在窃窃私语。一个是诺列加,另一个正在倾听的,是美国的一个情报人员。诺列加此时正给美国提供军校学生中的左翼分子。二人分手时,那情报人员递给他一叠美钞。
  次日,他提供的人员全被逮捕。
  晚上,他通过铁窗口见到,几个同学浑身血肉模糊地躺在一片稻草上。他心中窃喜,从此,他对暴力有了极大的兴趣,施暴便成了自己的一件快事。
  军校毕业后,他投奔了当时正走红的军官奥马·托里霍斯。没多久,托里霍斯就任巴拿马总统,而诺列加则踏着托里霍斯的肩膀,青云直上。
  然而,诺列加并不满足这些,他看中的是总统宝座。于是,他设置圈套,让托里霍斯死于神秘的飞机失事。1983年,诺列加不失时机地成为仅次于巴里斯德总统的第二号人物,而后在第二年又抛弃了他,转而支持另一位总统候选人巴勒蒂。巴勒蒂当选了,但是当他在一年后答应调查反对党领袖斯马德福勒被谋杀的原因时,旋即被赶下了台。而诺列加则在这一系列暴力事件中不断上升,直到踏上总统宝座。
  诺列加不仅是一名间谍,而且是一名双重国际间谍。
  1976年4月,诺列加以工作方便为由,为美军第470情报组购置了电话窃听设备。美军安全部门发现,所窃听的内容大部分与当时美国巴拿马关于运河地区的谈判有关。而这方面的情况,诺列加从没提供给上司。相反,谍报人员在古巴发现了有关的专题报告。
  曾是里根总统安全顾问之一的诺曼·贝利说:“中央情报局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一点。但是兰利(美国中央情报局总部所在地)的人们确认,我们从诺列加那里得到的关于古巴的情报,要比诺列加向古巴人提供的情报宝贵得多。”
  诺列加和美国可以说是互相利用。
  美国就像位老板,诺列加则像一位跟在美国身后的“马仔”。美国在中美洲特别是巴拿马有着自己特殊的利益,为保证巴拿马运河的特权和中美洲地区的战略地位,美国不愿看到后院起火,他们希望巴拿马的统治者是一位对美国俯首称臣、合作密切的人物,只要不触动太多的美国利益,让他搞点小偷小摸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没看见。毒品交易就是这种偷摸行为之一。
  美国每年死于吸毒的人数以万计,而大部分的可卡因是通过巴拿马运河流向美国的。诺列加不但提供市场、码头作为贩毒集团偷运可卡因的中转场地,而且还提供巴拿马海关的印章,以掩饰这些毒品走私活动,甚至向毒品走私集团的枪手提供避难地点。
  如此这般,诺列加当然不是白干的。他每年至少要得到460万美元的报酬。据毒品走私头目凯立欣供认,他单单在1984年为了求见诺列加,一次就付出了400万美元,他还亲手给诺列加一个装满了30万美元的手提箱。诺列加帮助偷运了100万磅大麻进入美国,帮助转移帐目。事后,诺列加及其两名帮手分享了100万美元。
  对于诺列加所做的事,美国人知道的一清二楚,但却视而不见。美国人的想法是,只要不触及美国的运河利益,任凭他胡作非为。
  然而,这一次不同了,诺列加积极主张收回运河。这严重触犯了美国的利益,也大大地激怒了美国人。
  美国统治者认为,诺列加是个惹事生非的家伙,他领导着一个腐败透顶的军人政府。因此布什政府希望搞掉诺列加,而组织对美国比较友好的军人或文官政府。
  为了迫使诺列加就范,美国所采取的行动有二条:从军事上以暴力解除他;或者选择一位亲美国的反对派政治领袖在选举中获胜。
   
二、诺列加组织大选引火烧身

  1989年5月7日,星期天。
  巴拿马城陷入一片血腥的混乱之中。
  诺列加过于自信了,美国采取政治高压、经济封锁并没有使他下台。1989年5月,他搞了一次大选。他想,他和支持他的政党在大选中获胜,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说他是得到人民支持的,美国再搞动作,就是推翻民选合法政府。为此,诺列加还邀请了包括美国前总统卡特在内的一些国家的领导人作为国际观察员。
  选举主要在支持诺列加的民族解放联盟候选人杜克和公民反对派民主联盟的恩达拉之间进行。当一部分公民选票统计出来后,国际观察员说恩达拉获得75%的选票,已获胜。
  诺列加以大选中出现许多不正常现象为由,废除选举结果。引起美国和巴拿马反对派极大不满,许多拉美国家也对此提出批评。美洲国家组织从中斡旋,要诺列加承认失败,诺列加坚决不让步。美国立即以此为把柄,揪住不放。
  反对派候选人来到巴拿马城的维斯埃斯派纳,组织了数千人的游行,他们鸣响汽车喇叭以示抗议。示威者用西班牙语高呼:“打倒菠萝”。“菠萝”是诺列加绰号,形容他那张长满粉刺的脸。
  所谓的“尊严营”,即拥护诺列加的准军事组织,迅速作出了反映,他们袭击了反对派候选人。
  52岁,体重240磅的反对党总统候选人吉列尔莫·恩达拉长着一张宽厚的胖男孩面孔,他被一名“尊严营”成员用铁棒击中前额。反对党第二号人物总统候选人吉利尔莫·比利·福特的保镖被打死。比利·福特则从汽车里挣扎着钻出来,沿着人行道摇摇晃晃地走,血模糊了他的双眼,并染红了他的白衬衣,当另一个人上来用管子打他的时候,福特盲目地用手遮挡。
  美国电视上一再播放这组镜头,以及恩达拉躺在医院里的镜头,白发苍苍的福特被人抢走了选举得来的职务,他浑身是血,脸上的血使他看不见东西。这一形象立即成为巴拿马混乱而没有法律的直接象征
  5月10日晚,美国政客在白宫举行会议,研究巴拿马局势。
  布什总统急于采取行动,解决诺列加问题,但他又指出:美国不能让诺列加在一夜之间成为一名殉道者。布什说,我们不能容忍对美国军人的骚扰升级成为像对巴拿马反对派领袖那样的人身攻击。如果电视上出现美国人挨棒打和穿着血迹斑斑的衬衣逃跑的画面,就必须立即采取行动。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克劳保证,他要军队处于时刻准备战斗的最佳状态。
  美国国务卿吉姆·贝克是对布什最有影响的人,此刻,他半开玩笑地说道:“如果早知道我们能以那么大的优势赢得选举,当时就不该给自己找这么个大麻烦了。”
  布什说他希望能利用巴拿马正在高涨的反诺列加情绪,他还想知道是否可以用比利·福特挨打的录像带。在拉丁美洲内部组织反对诺列加的力量。
  布什的如意算盘是找到某种审慎而又具有象征意义的行动方案,既能达到目的,又不致于招来指责。
  当晚,布什的新闻秘书马林·莫茨沃特宣读了一份布什谴责暴力行为、措辞温和的公开声明。
  在后来的24小时里,克劳和国防部长切尼商量着为总统提供什么样的军事建议。
  克劳向切尼建议,他们可以用2000——3000人的兵力增援美国在巴拿马的部队,大张旗鼓地派出部队,向诺列加和巴拿马国防军施加心理压力,切尼表示同意。
  克劳用保密线路与巴拿马的美军南方总部司令陆军上将小弗雷德里克·沃纳通了电话。他首先问沃纳,是否需要补充说明作战指导方针。这些方针规定,什么时候可以施加武力,以及可以使用多大程度的武力,这样他就可以使军队处于一种更加主动的状态。
  沃纳否定了克劳的意见,他说,他的1.2万人没有发生过一次不适当地使用武力的事件,他希望交战规则像从前一样简单明了。
  克劳建议派增援部队去,但沃纳说他不需要。克劳试图解释他们必须传递某些信息,沃纳认为增援部队可能带来不必要的负担。
  克劳说,事态的发展非常快,因此,出于政治上的原因,沃纳也许必须接受某种军事援助。沃纳并不是不知道白宫的政治意图,但他有自己对局势的看法。他与白宫在巴拿马问题上的分歧是明显的。在这之前,他就被人认为在巴拿马问题上过于软弱而倍受攻击
  5月11日,切尼和克劳向布什提出如下建议:宣布部署军队,秘密派遣一个“三角洲”中队以及第6“海豹”A队的部分人员。布什同意了他们的建议。
  这次活动的代号叫“猎人舞蹈家”,并派遣了1716名陆军官兵和165名海军陆战队员
  5月12日,星期五。切尼正式批准实施秘密部署部队的计划,有资格了解部署特种部队详情的大多数人都被告知,部队去那里是为了执行营救人质的任务。由于诺列加以及他的“尊严营”可以对巴拿马的美国人为所欲为,因此,派出部队准备执行复杂的援救任务,被认为是一个明智的预防措施。
  但是,“三角洲”中队还有另一个使命。一个月前,中央情报局的一名叫库尔特·穆斯的特工被巴拿马国防军抓获,罪名是组织秘密的无线电通信网,而这正是中央情报局搞垮诺列加的秘密行为的一部分。根据有关情报,一名手持冲锋枪的士兵在穆斯牢房门外站岗,他得到的命令是,一旦美国人采取任何敌对行动,就打死穆斯。
  中央情报局对穆斯事件十分关心,并希望避免重演1984年贝鲁特情报站站长威廉·巴克利被绑架和杀害的事件。因此,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韦伯斯特敦促切尼让军方拟定一份营救穆斯的计划,而穆斯随时都可能被处决。
  穆斯被关在诺列加指挥部对面的莫德罗监狱中,生活待遇很好。但作为诺列加手中的美国人质,他的处境十分危险。
  一个名为“酸性游戏”的特别计划出笼了,一个“三角洲”小组要在9分钟的行动中营救出穆斯。美国人走出了冒险的第一步。
  曾担任过中央情报局局长的克劳发现,总统对情报局的被捕特工人员非常担心。布什还清楚地表示他希望军队能抓住诺列加并把他带回美国受审,到一个主权国家中抓国家元首会产生巨大的影响。但克劳发现没有人认真考虑这些后果。
  “我猜不出总统将做什么”,参联会主席克劳在保密电话中告诉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的指挥官,“但要做好准备”
  5月13日,星期六。布什登上“空中一号”飞到密西西比州,在一个毕业典礼上发表讲话。他请与他同机的记者们来到他的机舱,对他们说,他从未和巴拿马军队过不去,仅仅和诺列加及其“罪行”过不去,这是他迄今为止最为强硬的公开讲话,布什号召巴拿马人民和军队推翻诺列加,“他们应该采取一切行动,把诺列加赶下台。”
  当有人问理解他的话是否要加些限制条件时,布什回答:
  “不,我不打算再加什么限定语。”
  克劳给沃纳将军的一份秘密的私人信件,建议制定一份计划,让美军在巴拿马进行新的演习,以便用积极的姿态重
  申美国根据《巴拿马运河条约》享有的权力
  5月17日,沃纳回答说,他已做好准备。
  克纳告诉沃纳,布什已决定批准进行演习。“但要明白你不能有什么挑衅行为。”克劳补充道。
  沃纳已经习惯于执行微妙而又含蓄的巴拿马政策了。他对克劳的新指示作了如下解释:要咄咄逼人,显示出决心,在诺列加的心目中制造出对美国意图的疑虑,要强硬;同时又不能挑起导致巴拿马国防军作出武装反应的事端。这两者之间的界线似乎并不分明。
  后来几天,诺列加有些退让。沃纳收到一些情报,其中有些来自翁上校的秘密渠道。这些情报反映,诺列加告诫其军队,在与美国人打交道时要非常小心谨慎,他们不能给美国人提供做出军事反应的借口。诺列加告诫说:“别惹恼美国人。”
  切尼知道沃纳是一位巴拿马问题专家,但他满意南方总部对事件作出反应的态度。每当建议采取主动行动,如部署新的部队和强调美国根据条约享有的权力时,沃纳就唱反调。
  他的心思似乎并不是尽早解决诺列加问题。
  切尼得出的结论是:沃纳已经成了当地人。对切尼来说,如果巴拿马情况紧急,美国只有两种选择:执行早已拟就的进攻巴拿马国防军的“蓝勺子”计划;或者逮捕诺列加。沃纳对这两种选择都不感兴趣。
  这样,沃纳也就结束了其军旅生活。他被突然解职了。
   
三、美军密切注视着兵变局势的发展

  美国人还策划了几次兵变,想搞垮诺列加,但失败了。
  最后一次是1989年3月16日。巴拿马警察司令西马亚斯上校带领一批军人、警察,占领国防军司令部,发表声明,要求诺列加辞职。不久,便被忠于诺列加的部队包围。经过短促交火,叛军自知难敌,打起白旗投降。
  接替沃纳的瑟曼将军不由经常为之感叹。白宫给他的指示,无论如何要配合政变部队。可这种配合往往难起作用。
  望着窗外的满天星斗和灯火闪烁的巴拿马城,瑟曼将军在想: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呢?如果打算同诺列加干一场,他得把美国人的家属送出巴拿马,或者把他们转移到巴拿马的美军基地。
  瑟曼将军正想得入神时,他的副官进来,报告说门外有人求见。
  “什么人?”瑟曼将军不耐烦地问。
  “自称是巴拿马乌拉卡营营长的夫人”副官答。
  瑟曼将军心头一震,职业上的敏感使他意识到有好戏了。
  “叫鲍上校接待,情况直接向我汇报。”
  副官“啪”一个立正,转身离去。
  巴拿马乌拉卡营营长吉罗尔迪少校的夫人亲自驾车,在灯红酒绿的城市兜了几圈,见无人跟踪,便直驰运河区。
  车在美军南方司令部的门口停下。巡逻的美军上前询问这位不速之客。
  “我要见你们的最高指挥官。”少校夫人自我介绍后说。
  10分钟后,少校夫人坐在了情报官鲍上校的办公室里。
  “夫人深夜来访,一定有什么急事。”鲍上校微笑着问。
  “我想……”少校夫人瞥了一眼鲍上校旁边另一位没穿军服的中年男子,欲言又止。
  “不妨事”,上校摊开手,“你丈夫是国防军总部的卫队长。
  这位先生同样对他很感兴趣。”
  穿便装的中年男子咧嘴笑笑。少校夫人没再犹豫。
  巴拿马国防军司令部负责安全保卫的吉罗尔迪少校预谋10月2日兵变。除了他的营外,还有首都骑兵连、第一公安连的军警参加。鉴于前三次政变流产,他比较慎重,准备时没有联络美国人。但他又需要美国人鼎力相助。于是指派夫人悄悄潜往运河区。
  少校夫人讲完丈夫的用意,接着说:“我可能会来这里避难。不过,在没有看到贵军采取具体措施前,我不会给丈夫回话,也不会离开这里。兵变也许就不会成为现实。”
  少校夫人燃起香烟,斜视着鲍上校。鲍上校背手踱步,抬腕看表,时间是1989年10月1日22点零3分。他对穿便衣的中年人说:“我立即向瑟曼将军汇报,你呢?”
  “我当然去给白宫发报。”穿便衣的中年人说。
  凌晨2点30分。美国国防部长切尼被电话吵醒。
  “我是鲍威尔。部长先生,巴拿马有好消息。”话筒那边传来才上任一天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的声音。
  鲍威尔向切尼汇报了吉罗尔迪少校同美国方面接触的情况。切尼听罢,喜出望外。真是天赐良机。前几次,因失败,一些人指责军队优柔寡断,处理不力。这帮该死的家伙,只会嚼舌头,切尼恼火地暗骂。推翻一个政府,可不像用餐刀叉肉那样容易。切尼当即批准吉罗尔迪要求家属到美军基地避难的要求。
  但对请求美军派兵封锁巴拿马城道路之事,切尼感到复杂,当时没有给予答复。他挂通了白宫的电话:“斯考克罗夫特先生,你看这事怎么办?”
  斯考克罗夫特是布什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切尼得到满意的答复。
  10月2日上午7时,美军南方司令部第一营508机械化步兵连开出阿马多基地。军事操练一个半小时,停止活动,但部队留驻原地未动。
  上午9时半。白宫。布什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召开政府要员紧急会议,研究驻巴拿马运河区1.2万美军如何应付巴拿马即将发生的政变中可能出现的复杂情况的对策。布什总统最后决断说:“为了保卫国家利益和在巴拿马的美国公民和运河安全,军队可以见机行事,搞一些配合行动,但避免直接参战。任何直接参战的行动,必须得到我的批准。”
  美军南方司令部。鲍上校向吉罗迪少校夫人通报了全部情况。少校夫人驱车离开。
  原定上午的政变取消,改至下午发动。晚上,吉罗尔迪少校夫人给美军打电话:“情况有些变化。下午没动手,只好明天行动。”
  这样改来改去,增添了美国方面的疑虑:所谓的政变会不会是诺列加设的圈套,引诱美国落网。美国人采取了防范措施。
  10月3日清晨5时,瑟曼将军给霍华德空军基地司令下达命令:取消海军陆战队军事演习,部队原地待命。霍华德空军司令放下听筒,下达命令,听着坦克引擎的发动声,抬腕看表忍不住嘀咕:“见鬼,离出发演习还有60秒。”
  吉尔罗迪少校10月3日早晨动了手。
  诺列加将军同往常一样,准时步入国防军司令部上班。快接近他的办公室,他身后的卫队长把他推到墙角,两名训练有素的卫兵挡着他的身体。
  “将军,情况不妙,有许多持枪的陌生面孔。”卫队长告诉诺列加。
  “撤。”诺列加说。
  话音刚落,埋伏在办公室附近的政变部队现出身,朝诺列加拥来。他的卫兵立即开枪射击。顿时,国防军司令部枪声大作。卫兵护着诺列加边战边退,快接近大门,四周楼房窗口出现叛军。诺列加只好束手就擒。
  首都骑兵连和第一公安连配合乌拉卡营,扑向国家电台。
  一小时后,广播中断正常节目,广播了吉罗尔迪少校、科科纳上尉、桑多瓦尔上尉签字的声明。声明说:
  “诺列加和其他超过25年军龄的军官必须退休。在美洲国家组织监督下举行大选,成立临时政府,以解决谁也不能容忍的、持续2年的政治危机。”
  声明广播不久,忠于诺列加的部队包围了叛军占领的国防军总部和国家电台。巴拿马精锐的“2000年营”与首都骑兵连、第一公安连激战,夺回电台。宣布哗变军人的声明不具备任何法律价值。国防军总部陷入重围,忠于诺列加的部队切断了巴拿马城与外界的联系。
  就在巴拿马发生兵变的时候,美国国防部长切尼正在陪同首次访美的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参观。一位秘书人员附耳悄悄告诉他:“巴拿马军队行动了。”
  切尼看着他身边高贵的客人,无可奈何地耸耸肩。他无法脱身参加白宫召集的紧急会议。
  布什总统、贝克国务卿、斯考克罗夫特顾问及助手盖特等坐在一起,分析兵变开始后的形势。
  “情况怎样?”布什总统问。
  斯考克罗夫特回答:“还不明朗。”
  布什起身离开。10点钟,白宫南草坪举行盛大迎宾式,隆重欢迎墨西哥总统萨利纳斯。欢迎仪式用了半小时。布什陪萨利纳斯进入白宫办公室。
  斯考克罗夫特当着客人向总统汇报了最新消息:“诺列加生死未卜,兵变军队占领的国家电台已被人家夺回……”
  布什对斯考克罗夫特说:“我们的军队按原计划行动,但暂不参战。”
  留滞在阿马多基地外的美军封锁了美洲大桥公路,阻止反击部队前进,霍德华空军基地周围被封锁,武装直升飞机在天空盘旋。美军密切注视着兵变局势。此时,时间已晚,忠于诺列加的军队早已开进城里了。美国又一次优柔寡断,贻误战机。
  巴拿马国防军总部,包围它的忠于诺列加的部队架起高音喇叭,向拘禁诺列加的叛军喊话。20多名叛军举着手走出来。另外一些军人对峙一阵后,陆续投降。在欢呼声中,诺列加走了出来。
  “走,去电视台。我们发表讲话。”诺列加对“2000营”营长说。
  连续几天,巴拿马爆发反美大游行。
   
四、切尼签署部署新部队的命令

  由于美军贻误战机导致兵变流产,瑟曼将军也因此被召到参众两院的武装部队委员会的秘密会议上作证。在分别召开的每次3小时的会议上,瑟曼实际上只回答了唯一的一个问题:我们错过了一个良机吗?他的回答是否定的。他出示了当时可得到的有关政变的情报,又拿出那些在巴拿马国防军总司令部的目击者事后提供的详细资料。
  瑟曼最后告诉议员们:“我打算回巴拿马去,制定一个周密的应急计划。”瑟曼知道不论是布什总统、切尼、鲍威尔还是他本人,都不能再承受一次失败或明显的失利。
  于是,瑟曼去见新上任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
  鲍威尔问:“正在制定的计划有新的高度吗?”
  瑟曼保证说:“有新高度。”他比鲍威尔大6岁,两个星期前,他的职位还高于鲍威尔。但瑟曼知道军队纪律,也表现得很有礼貌,毕竟他早已习惯于服从别人的命令。
  “你是否在完善你的计划?”这位参联会主席问道。
  “是的,”瑟曼说,“我们正在这么做。我们为此已经付出了代价,我们正在加紧干这事。一旦干完了,我会向你报告的。”
  回到驻地,瑟曼命令他手下的1.3万名男女军人每天着棕绿色相间的迷彩服,他还叫人搬走了司令部情报室前的饮料出售机,不让军官们聚集在那里,成为巴拿马国防军刺探注意的目标。另外,他增加了第三、四类的演习活动,每天派出150至500人的部队在巴拿马各地的舰只、直升机、坦克、两栖车辆和飞机上进行作战演练。每晚至少进行一次直升机演练。他有意使以上演习显得杂乱无章,而实际上这些训练都有实际目标,一旦开始对巴拿马国防军进攻就要摧毁这些目标。
  政变流产后那个星期的一天晚上,斯廷纳中将乘坐一架C—20飞机飞抵巴拿马境内的霍华德空军基地。他和主要随员都身穿便衣,以避开巴拿马国防军的注意。
  瑟曼会见了18空降军军长斯廷纳,要求他们尽最大努力推敲那项“蓝勺子”应急计划,力求做到无懈可击。
  “是,长官。”斯廷纳回答道。
  “你和第18军空降军必须每两个月演练一次该计划。”
  “是,长官。”
  10月11日,瑟曼要求增派宪兵的请求获得批准。很快,在所有敏感地区每天都保持了24小时的巡逻。瑟曼还命令直升机部队到巴拿马国防军第“2000营”的驻地上空进行训练,这个营有800人,驻在巴拿马城以东的锡马龙堡,是诺列加最精锐的最善战的部队。
  鲍威尔对巴拿马国防军领导层的情况已经了如指掌。作为里根的国家安全顾问,他曾花费很多时间研究巴拿马军军官的情报档案,以寻找一个可取代诺列加的人选。然而,他得出的结论是:没有这样的人。
  最上层的10名或20名军官都是追逐权力和财富的营私之徒,美国不可能支持这号家伙。在鲍威尔看来,只有哈桑上校是个正派人,此人曾任巴拿马驻以色列大使,但他在巴拿马人心目中的形象不佳,因为他曾在1988年参与中央情报局拟定几起政变计划的活动,这些计划均未付诸实施。
  鲍威尔实在不想冒然从事,免得让军方直接或间接卷入到挟持另一个野心家的丑闻中去。
  他觉得办法只有一个,就是进一步扩大“蓝勺子”计划。
  任何针对巴拿马国防军的进攻作战都必须完全彻底,必须抓获或驱逐整个领导层,以使合法的文人政治领导人能够接管政权。
  鲍威尔给瑟曼签发了一项命令,要求南方司令部作好应付巴拿马危机的准备,在接到命令后两小时之内使部队进入指定地域。
  为了对巴拿马国防军进行全面进攻,必须大幅度修改“蓝勺子”计划,瑟曼只有48小时的动员时间,而不是原来的5天。
  政变后的那个星期里,鲍威尔命令凯利和谢弗在五角大楼组建了一个秘密计划小组,由凯利的作战部和谢弗的情报部成员组成。该组的任务是与瑟曼和斯廷纳及其下属紧密合作,确保互通情报和协调工作。
  通常,作战与情报部门是公开工作的。而这一次,鲍威尔让它们互相协作。闪电似进攻能否成功,关键是看作战部队能否尽可能详尽地了解进攻对象的情况,并知道进攻的方法,包括哪个班从哪个楼的哪个门进等。计划小组人员的任务是确保每一份有关进攻目标的文件(包括情报、地图、图表和照片以及奉命打击该目标的美国部队的所有详情)都是最新的,并让所有有关人员了解这些情况。拟定进攻的目标有20多个。
  10月14日是星期六,卡尔·斯廷纳到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的一个教堂参加女儿的婚礼。宴席内,他被叫出去接五角大楼打来的电话。电话命令他次日清晨飞往华盛顿,向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汇报“蓝勺子”计划的修改情况。
  斯廷纳告诉鲍威尔,他又对“蓝勺子”计划作了充分修改。首先,常规部队和特种部队将由他统一指挥。包围国防军总部、第“2000营”和莫德罗监狱等。
  斯廷纳设想,如果他能在开战前48小时得到通知,他将向辖有1.3万人的驻巴美军南方总司令增派1.1万人的兵力。他认为必须进行倾巢出动式的进攻,同时攻击计划人员标出的所有目标,这样才能减少伤亡,打击所有巴军并确保瓦解巴军的领导层。巴军不会有多少人积极抵抗,他计划使用心理战部队,恐吓巴军官兵,迫使巴军投降。
  该计划定于夜间实施。斯廷纳说,瑟曼指示他和部队不断演练,使巴拿马人对地面和空中演习习以为常,从而放松警惕。
  鲍威尔问:如果发生另一起政变而总统决定支援,情况将会怎样?他必须能向国防部长和总统报告军队有能力并有计划接管被政变领导人驱逐的诺列加,或干脆将其劫持。
  斯廷纳回答说,5月份在“猎人舞蹈家”行动中部署完毕的部队可在接到命令后迅速出击,另有一部分驻扎在巴拿马的特种作战人员可供总统使用,但他强调现有驻巴拿马的部队不足以完成所有任务。他对鲍威尔说,我们建议是全面实施“蓝勺子”计划。
  鲍威尔同意了。
  10月16日上午10点,鲍威尔把勒克将军叫到他的办公室,让他作了两次30分钟的演练汇报。5个小时后,鲍威尔和勒克来到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同切尼向布什总统汇报两次绝密的特别作战计划。
  汇报一开始,切尼说他希望总统知道部队在接到总统命令后9个小时内就可以开进巴拿马:4小时用于集结,5小时飞抵巴拿马。
  第一项特种作战紧急计划的代号是“加贝尔·阿德尔”。
  勒克简要汇报了如何将他的300人部队迅速送往巴拿马或世界任何地方,去执行援救美国或者其他国家人质的任务。他这支部队还可以用于劫持贩毒要犯或诺列加本人。这支部队的专长是强行进入目标区,如某一敌对国家或某一守卫坚固的扣押人质的建筑物。他详细介绍了这支部队的组成情况。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中,勒克汇报了营救穆斯逃离莫德罗监狱的“酸性游戏”行动计划。
  勒克详细描述了“三角洲”部队发动同步攻击的细节,精确到每一分钟,甚或每一秒钟的行动,如他们如何打昏卫兵,突入穆斯的牢房,或许他们根本不用杀死卫兵。穆斯将在9分钟内获得自由,并要安全登上一架直升机。
  切尼并非在建议实施“酸性游戏”计划,这次汇报只是为了说明军方具有的能力,并表示五角大楼已对总统和中央情报局的要求作出了反应。
  就在白宫和五角大楼密谋着的时候,春天被派往巴拿马的一部分特种作战部队返回了美国。这样,瑟曼需要更多的特种部队。如果要求他抓获诺列加或营救穆斯,或营救别的人质,而时间又很紧迫,那么他就需要大批已经在巴拿马的部队,而不是在布雷格堡等待派遣的部队。
  10月20日,根据瑟曼的请求,鲍威尔批准在巴拿马秘密部署一支由勒克将军指挥的特种作战部队。鲍威尔把部署命令转给切尼,因为在全球任何新的地点部署新的部队,都要经过切尼批准。
  部署这支部队的名义是:为了进行更多的第三、四类演习而实施正常的、审慎的准备;对紧张局势的加剧作出反应,加强应付紧急情况的能力。此外,新部署的部队和驻巴部队的演习也是极好的临战演练。
  瑟曼的前任沃纳并不想要更多的兵力,切尼对瑟曼和沃纳两人之间的差别大为惊异。
  但切尼很痛快地签署了部署新部队的命令,这次部署行动的代号是“时髦包装”,部队由以下部分组成:1个“三角洲”中队,16架“银色子弹”直升机,3名“罗宾·夸特”信号情报侦听员,再加上勒克及其专家班子。该部署与勒克的那项营救穆斯并劫持诺列加的“加贝尔·阿德尔”计划只有一点显著区别,即没使用第6“海豹”小队的部队。
  瑟曼为得到更多的部队而感到欣慰。
   
五、“蓝勺子”计划

  陆军参谋长沃诺亲自参与了制定出兵巴拿马的行动计划。10月27日,他把斯廷纳和勒克手下的两位将军召到华盛顿,就“蓝勺子”计划的修改问题进行了一次详细而秘密的交谈。
  听完两位将军的汇报,沃诺说:“这个计划真他妈的复杂到家了。”根据计划,行动一开始,就要有350架飞机和直升机进入巴拿马上空。沃诺要求斯廷纳和勒克密切协作,要求“必须根据计划尽力进行演习。”
  斯廷纳表示他将拿出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巴拿马行动的筹划和演练。
  在如此狭小的空域实施夜间密集飞行,必须给每一位驾驶员、副驾驶员以及其他机组人员配备高度灵敏的夜视仪,使他们能像白天一样飞行。为了支援头戴夜视仪的飞行员,将出动配有巨大红外探照灯的AC——130武装运输机。这种飞机可在高空盘旋,噪音极低,每架能照亮几个足球场大小的区域。
  10月30日,星期一,瑟曼签署了一份有四分之一英寸厚的文件,即“南方总部司令官1——90号作战命令”(即“蓝勺子”计划)。该计划是根据以下三条原则制定的:最大的突然性,最小的不必要破坏(即对非军事目标的破坏)和尽可能小的兵力。
  星期三下午2点,凯利将军带着作战参谋来到鲍威尔的办公室,详细汇报了“蓝勺子”计划。此时,鲍威尔担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刚好满30天。
  星期五。瑟曼、斯廷纳和勒克在秘密会议室向各总部(司令部)司令汇报“蓝勺子”计划,解释如何令一支1.1万
  人的轻型师快速开进巴拿马并有助于消灭诺列加及其国防军。勒克说,鉴于营救库尔特·穆斯的“机敏的开局”特别行动计划不再单独进行,因此,他将把它并入“蓝勺子”行动。如果实施“蓝勺子”计划,穆斯就有生命危险;因此,营救行动必须在进攻行动发起之时完成。
  同一天,美国司法部发给斯考克罗夫特一份长达28页的备忘录。该备忘录的内容远远超出了早先的裁决,即联邦调查局可在国外执行逮捕任务。
  备忘录指出:禁止在美国使用军队实施逮捕令的波西·柯来台特斯法案不适用于海外。这样,就可以使用军队去国外逮捕毒品走私犯和逃犯了。
  备忘录指出:这种解释对于执行某些刑事法律和避免总统在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力时受到限制是必要的。
  大约也是在这个时候,总统发出一项情报工作指示,授权中央情报局可花费300万美元进行招募巴拿马军官和流亡分子推翻诺列加的秘密活动。实际上,中央情报局和五角大楼已经较上劲了,看谁能率先搞掉诺列加,了却布什的一桩心事。
  在这期间,鲍威尔带着他的作战参谋向切尼汇报“蓝勺子”计划。
  计划中的一个重要目标是位于巴拿马西南25英里的里约哈托军事基地,诺列加请古巴顾问训练出来的精锐部队就驻扎在这里,就是这支部队平定了10月间的那次政变。该计划要求空军出动最新式的F——117A隐型战斗轰炸机,在这个基地附近投掷每枚重达2000磅的炸弹,吓懵这个基地的驻军。这种飞机每架造价1.4亿美元,是一种美国秘密研制多
  年的最新式隐形战斗轰炸机。外界最早知道这种飞机是在1988年,而此时它已秘密试飞了8年。这种飞机的最大本领是对雷达具有隐身功能,而它之所以具有这种得益于它那奇特的外型设计和外表的吸波涂层。由于采用了这两种技术,F——117在雷达屏幕上显示的信号和一只小鸟在雷达屏幕上显示的信号相差无几,因此用肉眼从雷达屏幕上是根本发现不了的。除了隐形本领外,F——117的攻击能力也非常强,可携带多枚激光制导炸弹。
  “好呀,伙计们,”切尼嗤笑着说:“隐形飞机,你们想使用隐形飞机吗?”他对人们对1983年格林纳达行动的批评记
  忆犹新。在那次行动中,各军兵种都想露一手。在“蓝勺子”行动中,如果空军拿出它的法宝——隐形飞机,它起的作用就会越大。切尼厉声问道:“为什么非要使用隐形飞机呢?
  上一次我已调查过,巴拿马的防空能力并不强嘛。”
  鲍威尔和斯廷纳解释说,这是斯廷纳的要求,因为F——117A具有最佳、最准确的夜间轰炸能力,命中率几乎是100%。
  F——117A还将用于轰炸诺列加在巴拿马城东的一处别墅。
  切尼对这一问题穷追不舍。他又问道:如果批准这项轰炸计划,他们是否能搞清诺列加到底在哪里?如果他在城西,是否就不必轰炸城东的目标了。
  后来,城东的目标被取消了。
  瑟曼和斯廷纳还想在巴拿马预先部署更多的部队。上次的流产政变表明:仅靠现有兵力美军无法以强大火力攻击诺列加的总司令部,也无法阻止诺列加第“2000营”的部队从10英里外的西马龙堡支援诺列加的总司令并救出诺列加。11月初,斯廷纳要求增派兵力。
  瑟曼和鲍威尔满足了斯廷纳的要求。11月7日,切尼签署了部署命令,代号为“动人的宴会”。
   
六、美军兴师动众虚惊一场

  11月20日前后的那一星期,斯廷纳带了几个助手飞往巴拿马,检查训练和演习情况。这一次他们又是身着便衣,夜间飞抵。
  斯廷纳要求每一位美军指挥官详细汇报情况,汇报自上一次检查后每天都做了些什么,不许讲空话、套话。他耐心地听着,讲得再细他也毫不厌烦地听。对“蓝勺子”计划的关键部分——夜间飞行作战,他表示了不满。
  由于想回布雷枚堡参加感恩节晚宴,斯廷纳没带军服。然而就在他抵巴后不久,美国使馆报告说有一个人跑进使馆,声称一个叫麦德林的集团正试图将10辆炸弹车安放在或派人炸掉美国的设施,袭击目标包括军官、士兵及军人家属。这个集团对美国支持哥伦比亚反毒品极为不满。
  瑟曼得知了这一情况,尽管很难证实其可信性但他立即给斯廷纳打电话。瑟曼说:“看来我们得马上准备行动。”
  斯廷纳说:“是,长官。”
  瑟曼接着说:“那么,我的朋友,请你立正。”意思是说,斯廷纳的联合特遣部队现在正式组成。斯廷纳作为统辖所有参战部队的战区司令官的使命开始了。一旦巴拿马情况有变,华盛顿命令作出军事反应,他就将下令立刻行动。
  “是,长官。”斯廷纳答道。
  瑟曼说:“你有权处理任何情况。只要有一个美国人被害,我们就找诺列加算帐。诺列加先生马上就要完蛋了。”
  “是,长官。”斯廷纳又答道。
  接着,瑟曼给鲍威尔发出一份电报,告诉他联合特遣部队已紧急组成。
  鲍威尔对此很不高兴,因为联合特遣部队正式组成应当由切尼和他本人决定。瑟曼只能指挥驻巴拿马美军和南方总部的其他部队,无权指挥其他部队。他也无权单独命令斯廷纳,斯廷纳归美军部队司令部领导。
  鲍威尔用保密机给瑟曼打了一个电话。他不无讽刺地说:
  “你想得真周到,为什么不干脆等下次再请示呢?我该作出什么决定呢?”
  瑟曼认为,面对麦德林集团的破坏计划,组成联合特遣部队是万不得已的事情。他争辩说,上次政变失败,新闻界一致批评,7周前国会也提出严厉指责,如果发生爆炸事件,很难交待。
  鲍威尔向切尼作了汇报。切尼对汽车炸弹很重视,担心重演贝鲁特悲剧,导致数个人或数百人死亡。要知道在巴拿马驻有1.3万人的部队,这可不是儿戏。他决定支持瑟曼,他说联合特遣部队可以继续工作。
  瑟曼令美国部队进入最高戒备状态,对任何恐怖行动严加防范。所有基地实际上都进行了封锁。对所有进出人员和物品都要进行他所说的“相当令人讨厌的检查。”
  他还请求给他派来全军几乎所有的经过炸弹检查训练的军犬队。这项请求基本上得到了满足,大部分军犬队都被派到他这里来了。另外还派来了一些刑侦和人身安全专家。这些安全措施是切尼在那一周批准的,行动代号是“极税”。
  斯廷纳统管安全工作。“别废话!”他说,要设法满足瑟曼的军犬要求,“不一定非得是受过训练的军犬,什么样的军犬都行。”他检查了所有的通信频道,建立了更多的情报收集点,并加强了夜间演练。
  在戈尔加斯美陆军医院里,美军人员对车辆进行严格检查。诺列加的“尊严营”提出抗议,说美军这样做妨碍了人们正常上班。发生了一起骚乱,但没有发生枪击事件。事后,美军不得不派部队撵走这些人。
  与此同时,鲍威尔等人一开始怀疑那个到使馆报告汽车炸弹问题的人。鲍威尔觉得这可能是个骗局。整整一个星期,那家伙每天晚上都来使馆,还说他是麦德林集团的核心人物。
  鲍威尔认为如果真是这样,麦德林集团不会让他在夜间如此自由地行动。这里有诈。美军整个情报系统都用上了,却看不出那人所说的丝毫危险迹象。
  又对那人做了一次测谎检查,这一次他没能通过。所有测谎专家一致认为那个人撒了谎,要么那人有意编造一些东西,来恐吓或迷惑美国。
  11月底,在同鲍威尔协商后,瑟曼解散了联合特遣部队,并召回了斯廷纳。
  各部队根据“蓝勺子”计划进行的演练都进展顺利,瑟曼决定11月间举行一次联合演习,这实际上是整个行动计划的一次全面演练特种作战部队,驻巴拿马部队和其他一些部队将在巴拿马实地演习,但多数增援部队将在美国本土参加演习。
  此外,夜间战备演习按规定的时间间隔正常进行,瑟曼认为这样做可以在发生冲突时隐蔽大部分调动。
  营救穆斯的“机敏的开局”行动计划也在佛罗里达州的一个孤立的营地进行演练。为了进行演练,那里修建了一个相当于莫德罗监狱四分之三大小的模型。

  ------------------
  allan9扫描校对 || http://www.xiusha.com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