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
秀莎网
阿贝拉会战

  公元前492年,波斯王大流士一世率军远征希腊,从而展开了欧亚之间,东西方之间有史以来的第一场大战。两年后,大流士的军队在马拉松战役中被雅典军队击败,被迫退回亚洲。公元前480年,大流士之子泽尔士再度发动了对希腊的战争,希腊各邦联合抗敌,在萨拉米海战中给波斯军队以重创,遏制住了波斯帝国的膨胀。在击退波斯人的入侵后,希腊各邦为争夺希腊霸权,又展开了空前规模的内战,即伯罗奔尼撒战争。在这场希腊霸主地位争夺战中,雅典、斯巴达、底比斯三个伟大的国家都轮流失败了,而位于巴尔干半岛的马其顿开始崛起,公元前338年,希腊各邦被菲力二世的马其顿王国所征服。菲力二世成了希腊的霸主后,即开始制定远征波斯的宏伟计划。公元前336年,菲力二世被刺杀,他的计划只好由他20岁的儿子亚历山大去执行。
                 
  亚历山大又称亚历山大大帝,出生于公元前356年,13岁时拜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为师,深受希腊文化陶冶,尤其爱诵荷马史诗。据说在所有战役中,他经常带着一本由亚里斯多德注释过的荷马的著作。在父亲的指导下,亚历山大自幼受严格的军事训练,行事果敢,善于布阵和巧于用兵,有“人间怪杰”的美称。他是古代西方世界军事学说的革新家。他增加了方阵密度,从而提高了攻击能力;使骑兵成为军队的决定性突击力量和机动力量;组建了西方军事史上第一支工兵和炮兵部队。
                 
  亚历山大即位后的次年便率领3万步兵、5000骑兵和160艘战船向波斯进发。公元前334年5月,亚历山大在格拉尼卡河岸上首战告捷,打开了通往小亚细亚的道路。接着,在公元前333年,又获得了伊沙斯的第二次会战的胜利。此后,亚历山大挥师南下,进叙利亚,克腓尼基(今突尼斯),并于公元前332年进入埃及,在尼罗河三角洲建立了亚历山大城。公元前331年春,亚历山大渡过尼罗河,向两河流域进军(今伊拉克境内的幼法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是年10月1日,亚历山大在底格里斯河左岸的阿贝拉城附近的在高格米拉平原上同波斯军队进行了一场著名的战役,史称阿贝拉会战。
                 
  波斯王大流士三世在伊沙斯战败后,又另行招募了一支军队,精心选择了广阔的高格米拉平原作战场,并将地面铲平和移去了障碍物,以便大量使用骑兵。大流士三世把他的数十万步兵、4万骑兵和200辆装有镰刀的战车布成一个严格的方阵,按照军队的地区来源,排成了横3行、竖13列的无数小方阵。大流士三世本人随御林军骑兵、15头战象和50辆战车排在最前列的中央,左翼前列是西提亚人和巴克特里亚人的骑兵及100辆战车,右翼前列是亚美尼亚人和卡派多西亚人的骑兵及50辆战车。骑兵部署在第一线,二线则全是步兵。
                 
  比起大流士三世的军队来,亚历山大的人马要少得多,总共只有4万步兵和7千骑兵。针对波斯军的部署,亚历山大在相距波斯军3公里半的地方,巧妙地把他的队伍摆成一个“┌─┐”型空心方阵,使左、右、前三面都构成正面,均可以与对方接战。在面对波斯军队的正面,把重装步兵放在中央,骑兵和轻装步兵放在右面,左翼全是步兵。在左翼最左边,也安排了骑兵。在正面部队的后面又部署了两个飞行纵队,在左右每一翼后面各摆一个。这两个飞行纵队的部署,可以向外旋转来加强自己侧翼的兵力,也可以向内旋转以增强自己正面的兵力。这样,面对任何方向来的攻击,无论从前面、侧面和后面来敌军,都可以加以迎击。
                 
  公元前331年10月1日,亚历山大下令部队移动,会战开始了。当马其顿军逐渐接近波斯军时,亚历山大并不直接向对方进攻,而是向波斯军的左翼方向斜着走。大流士三世不明白亚历山大的意图,也率军沿平行方向跟着他走,波斯军配置在前列左方的西提亚骑兵快速向前,领先攻击。马其顿军继续向前走,开始走出波斯人已铲平的地区以外。大流士三世害怕在他预设战场之外作战,会使他的战车失去作用。于是急令左翼的前排部队,赶紧绕过马其顿军的右翼,迫使它停下来。为了对付这次攻击,亚历山大调动了几支骑兵,连续对波斯骑兵发动攻击。虽然遭受重大损失,但马其顿军的纪律和勇气也就开始表现了出来,他们一个中队又一个中队,连续地向敌人冲锋,终于将波斯骑兵击退。接着又用箭和标枪的阵雨,有效地阻止了波斯军战车方阵的冲击。
                 
  当波斯军的攻击被迫停下来后,马其顿军的一部奉命出击,迂回自己右翼的波斯军。接着,亚历山大亲率马其顿骑兵,向内一旋转,连同右面的4团步兵,一齐冲向敌军。此时波斯军由于左翼骑兵已经前进,所以在正面正好漏出一个空洞。亚历山大就率骑兵直向大流士三世的中央方阵冲去,这个冲击这对整个会战的胜负起了决定性作用。这次骑兵的冲锋,在它的右面有骑兵的掩护,左面又有长矛如林的步兵方阵密切配合。这个声势骇人的攻势使波斯国王大为震惊,立即逃到战场之外。此时在亚历山大右方的波斯骑兵,发现后方已受到马其顿军的威胁,也就开始逃走,马其顿人尾随追击,杀伤颇多。由于大量的敌军纷纷逃命,掀起一层尘雾,几乎使任何东西都难以分辩清楚,所以马其顿人才没有把大流士三世俘获到手,只有一片喊叫和马鞭啪啪的声音,可以作为追击者的向导。
                 
  当马其顿军右翼方面战斗正在进行时,在左翼方面也同时发生了恶战。由于亚历山大的斜进,所以左翼的位置遂落在了右翼的后面,而亚历山大的勇敢冲进,又似乎使左翼与右翼之间造成了一个空洞。于是波斯军的右翼骑兵,就从这个空洞中涌入,但马其顿军的飞行纵队很快就旋转过来,在波斯军的后方出现,把他们杀伤不少。当亚历山大得悉此情后,马上率骑兵转过头来,直向波斯军的右翼进发。此时,波斯骑兵恰好退回来,发现退路已被切断,遂作顽强战斗。双方苦战不已,最后还是马其顿军获胜。于是马其顿军继续再追击,一直到深夜为止。接着他们又用强行军向阿贝拉城赶去,一共前进了35公里,但是未能俘获大流士三世,他早已溜走了。
                 
  这次会战,波斯军被杀数万人,马其顿军只损失100—500人和1000匹马。在西方世界的战史中,所有一切的决定性会战,这一战要算是最惊天动地的。亚历山大勇于脱出当时在战争中的死板格式,不落旧俗,不守陈规,敢于创新,勇于变革。结果竟把多于自己数十倍的波斯大军打得溃不成军,连不可一世的波斯王也落荒而逃。人们把亚历山大的军事成就,称作古希腊军事哲学的重要开端,并推崇他为西方古典军事战略的创始人。
                 
                 
回目录
秀莎网